通过了解日本的生协来看日本社区团购是怎么玩的

如今国内的团购打的是激烈异常,美团,滴滴,拼多多在资本市场的撑腰下疯狂下注,都试图将对手挤出自己的征地,自己独霸胜利的果实。然而大家可能不知道,中国的社区团购其实在日本最早是一生协的形式在运作,这一说那可能就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通过了解日本的生协来看日本社区团购是怎么玩的
日本的生协要从329瓶牛奶开始说起,1955年那个时候正式日本二战投降之后的第10年,在全民日夜奋斗中日本走出了战败的阴影。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在重视经济效益发展的时候必然会对食品安全方面有所忽视,直到日本的毒奶粉事件的爆发,导致在一位叫岩根邦雄带领下开始邀请身边200多户居民一起购买及便宜又有安全保证的牛奶。
通过了解日本的生协来看日本社区团购是怎么玩的
岩根邦雄集体订购牛奶的小团体在由家庭主妇加盟之后发展成为了“生活俱乐部”,一直到1968年被日本生活协同组织纳入,并且开始了规模化的操作发展。其实在对标中国的社区团购就可以发现,生协就是日本社区团购的经营主体,在当时的统计数据现实,整个生协所容纳的日本民众占有将近40%的份额,这一数据对于国内的几个团购大佬是多么眼馋呀!
通过了解日本的生协来看日本社区团购是怎么玩的
当然因为出生的不同,日本生协和中国的团购有着天然的属性区别,因为生协是当年岩根邦雄这类消费者自发组织而成的,也就是如今日本的最大规模的NGO组织。生协对有影响力的模式就是当年那个集体订购牛奶的共同购买模式。和国内企业洞察消费者风向这种自上而下的模式不同的是生协完全是消费者自我满足需求自下而上的。
通过了解日本的生协来看日本社区团购是怎么玩的
因为当年为了刺激经纪的大踏步发展,而忽视食品和产品生产安全把控,导致消费者对于吃喝产品的严重不放心,甚至是一度反感至极。而形成由消费者组织的力量,开始倒逼生产企业和政府对于食品尤其是生鲜食品的健康安全关注。并且逐步开始渗入消费领域,环境保护方面。
通过了解日本的生协来看日本社区团购是怎么玩的
在加上日本社会中男女分工的不用,在有时间和有经济基础的职业家庭主妇更是成为了生协的主力成员,然而对于日本这样老龄化比较严重,单身家庭占比不少的国家来说,单纯的共同购买不能满足日益变化的消费需求。于是生协打破之前的组织模式,开始使用个人配送的方式服务消费。
通过了解日本的生协来看日本社区团购是怎么玩的
到了2010年,个人配送业务整体超越了共同购买,成为了生协最大的服务方式和利润来源,即便如此,生协也是没有忘记建立的初衷,要求你每一位配送员,在送达商品的时候一定要和消费者交谈至少两分钟的时间,以便了解消费的需要和意见。在供应链方面,生协也开始从老旧的批发市场转变为了工厂直销模式。在社会职能方面更是担负着对供应方质量安全的监督职责,这一点有一点像我国的消协。
通过了解日本的生协来看日本社区团购是怎么玩的
由此可见,中国的社区团购想要发展成为生协的规模基本上不太可能,因为两者出生时候的基因就不一样,虽然两者在功能上有一定的相似,但是历史背景,发展历程,功能维度多方面的区别还是挺大。对于中国团购可以看做是经济方面的问题,但是日本的生协基本就是社会学的范畴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