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悬疑电影《燃烧》穷人就如同落入井中的人一样仰望天空又无法逃脱

钟秀在大学毕业后一直以打零工为生,他学习的是文学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写写文章,但是大多数人一样一文不名,这天他在搬东西的时候遇到自己多年不见的发小惠美,惠美的样子变了很多,钟秀也都认不出了,惠美现在在卖场做模特而且整了容,业余时间她学习表演还未钟秀演了一段吃橘子的戏。她告诉钟秀,喜欢这样自在的生活近期攒够了钱想要去非洲看看传说中的饥饿之舞。
韩国悬疑电影《燃烧》穷人就如同落入井中的人一样仰望天空又无法逃脱 (4)
走之前她将自己的小猫托付给了钟秀,在惠美凌乱的小屋里钟秀没有见到猫,惠美说她的猫会躲着生人,钟秀只需要定期来给它喂食就可以了。在狭小的房间里暧昧的情绪迅速升温,两人情不自禁的发生了关系,惠美走后钟秀经常回到父亲留下的牛棚。母亲多年前出走,父亲因为打伤人被拘留待审,钟秀只好往返于乡下和惠美家,吃光的猫粮和结块的猫砂证明了猫咪的存在,钟秀就在这里回忆这和惠美的那一次温存。
韩国悬疑电影《燃烧》穷人就如同落入井中的人一样仰望天空又无法逃脱 (3)
直到有一天钟秀接到惠美的电话让他去机场接自己,钟秀兴冲冲的赶了过去,却看到惠美和一个叫本的男人一起回来。本明显是一个富二代,过着玩乐的生活开着豪车,自卑的钟秀在一旁略显尴尬,惠美提到自己的在非洲的经历,说到伤感的地方情不自禁的落泪,本却觉的流泪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自己从没有流过眼泪,钟秀察觉到了本和惠美的关系,他本来准备放弃但惠美却总是在和本约会的时候叫上钟秀。钟秀自卑到就算是吃狗粮都没有勇气拒绝。
韩国悬疑电影《燃烧》穷人就如同落入井中的人一样仰望天空又无法逃脱 (5)
他到本的家里做客,发现了本收藏的很多女人饰品,钟秀有一些极度,他不明白为什么本过着什么都不用做的生活,却如此富有。在一次聚会上,惠美当众表演了她在非洲看过的饥饿之舞,众人被逗得大笑,本却提不起兴趣的打着哈欠。一天本带着惠美来到钟秀的老家,惠美感叹这以前的房子不见了,小时候她还掉下过水井是钟秀救了她,夕阳下惠美脱掉了上衣跳这饥饿之舞,又留下了眼泪,她的孤独只有钟秀明白,但本只是当做笑话在看。

钟秀提起自己的父亲说他就像是一个随时都可以爆炸的炸弹,受不了家暴的母亲离开了家,父亲让他烧掉母亲的衣服,这件事让他至今都感觉痛苦。本也告诉钟秀自己的一个癖好,他喜欢烧掉碍眼而又没有人在乎的塑料棚,两个月烧一次,这次他的目标就是钟秀家附近的大棚。他们离开前钟秀对惠美当着男人的面脱衣服的事情发了脾气,惠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上了车,从此后就与钟秀失去了联系。
韩国悬疑电影《燃烧》穷人就如同落入井中的人一样仰望天空又无法逃脱 (6)
钟秀对本所说的癖好很好奇,总是留意家里附近的塑料棚发现其实并没有被烧掉,很久的一天他接到了惠美的电话,却只听过到一阵嘈杂的响声内心感到一阵不安,感到惠美的家发现密码已经更换了,房东开大门时发现里面已经变的整齐干净,喵粮和猫砂都不见了。但是惠美的行李箱还放在床下,同事和舞蹈老师都不知道惠美的去向。

但是钟秀觉得的惠美的失踪一定和本有关,于是他偷偷开车跟踪本来到一个图书馆,本说自己也没有见过惠美,她就像一阵烟一样消失了,他还告诉钟秀自己已经烧过了塑料棚,但是钟秀一直都有关注一直没有发现塑料棚有被烧过的痕迹,本走之前告诉钟秀,惠美曾说钟秀是这个世界上她最信任的人。钟秀觉的本在撒谎。
韩国悬疑电影《燃烧》穷人就如同落入井中的人一样仰望天空又无法逃脱 (1)
但是惠美的姐姐却说,惠美从小就喜欢编故事,就像她说掉进水井的事情,但是其实她家附近根本没有水井,村长也说没有。这是多年未见的母亲约见钟秀,希望钟秀帮自己还债。但是钟秀最在意的就是水井的事,母亲很确定的说水井确实存在,钟秀知道惠美没有欺骗自己说谎的是本。他一定与惠美失踪的事情有关,于是他继续跟踪本一次盯梢的时候被本发现了。他邀请钟秀到自己家中做客,钟秀却在本家发现了一只之前没有见过都猫。本说那只猫是捡来的,但是钟秀却想起了惠美家的那只猫,他趁着本不注意打开了那个放着女人饰品的抽屉,发现了之前送给惠美的粉色电子手表。

钟秀在车库帮忙找猫咪的时候,用惠美猫咪的名字叫它果然有反应,钟秀此时已经断定本一定是杀了惠美的,他所说的烧塑料棚一定与杀掉惠美有关。不久后钟秀的父亲背叛入狱,他卖掉了家里仅剩的奶牛,离开了老家,来到惠美之前的小屋他躺在惠美的床上想象着惠美抱着他,他却如此孤独,此时的本正在为新交的女友化妆,就像在准备着什么一样。
韩国悬疑电影《燃烧》穷人就如同落入井中的人一样仰望天空又无法逃脱 (2)
钟秀将本约了出来,一刀刺进了本的身体,他没有问本是不是杀了惠美,本也没有一句的辩解,他抱着钟秀缓缓倒下脸上是一种解脱的表情。钟秀将带血的衣物连同汽车一起烧掉,身后的火光越来越远,真相像一阵烟一样消失。《燃烧》改编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烧仓房》同时结合了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的《烧马棚》。片中有对阶级观念的大量隐喻,惠美和钟秀就想本口中微不足道的塑料棚,他们就像落入井中的人一样仰望天空又无法逃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