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戛纳影展最佳剧本得主!意大利电影《幸福的拉札洛》:理想乌托邦与残酷现实的一线之隔

以《蜂蜜之夏》拿下戛纳影展评审团大奖的意大利女导演Alice Rohrwacher,今年再度以《幸福的拉札洛》拿下戛纳最佳剧本奖,这部电影也是今年金马奇幻影展的片单之一。相较于一般我们所认知的「奇幻」,《幸福的拉札洛》的奇幻感是很不一样的,与其说是奇幻,不如说是「魔幻」反而更加贴切。看完之后想起了博格曼的《芬妮与亚历山大》,尽管两部作品完全没有关联,但魔幻写实的氛围却莫名地相似。
【影评】戛纳影展最佳剧本得主!意大利电影《幸福的拉札洛》:理想乌托邦与残酷现实的一线之隔 (1)
我认为《幸福的拉札洛》拿下戛纳最佳剧本完全是实至名归,这几乎可以说是我这几年来看过最震撼也最特别的剧本。反乌托邦的电影并不少,但《幸福的拉札洛》透过非常特别的角度去处理这个题材,它用一种几近神话寓言的方式,以唯美、温馨、甚至可以说是浪漫的视觉画面去讲述一个实际上已经幻灭的现实故事。导演很巧妙的运用景框让这部电影显得更加虚幻,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电影的画面是被一个类似底片框的圆角边框框住,这代表导演有意与观众划清界线,不想让观众代入剧情,而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这部作品。

「人类其实就跟动物一样,一旦给予自由,就会意识到身为奴隶的曾经,所以要让他们沉浸在苦难之中。现在他们忍受痛苦,但不知道真相,我剥削他们,他们就剥削更弱小的,这就是永不停止的食物链。」

从电影的一开始,我们就不难发现拉札洛是处于食物链最底层的那个人。大家不停使唤他做事,「拉札洛」、「拉札洛」地喊,奇怪的是拉札洛完全没有生气或是被奴役的感觉,反而像是很满足于自己的工作一般任劳任怨,简陋原始的山洞在他眼中是五脏俱全的「小基地」,导演透过拉札洛那双绵羊一般纯真善良的眼神衬托出世界的善与恶。
【影评】戛纳影展最佳剧本得主!意大利电影《幸福的拉札洛》:理想乌托邦与残酷现实的一线之隔 (1)
片中引用了一则「圣人与狼」的寓言故事隐喻了烟草女爵跟Inviolata的居民之间的关系。Inviolate这个字在英文是「不受侵犯」、「未受亵渎」的意思,借此我们可以推论Inviolata这个地方实际上是导演想要建构出的乌托邦,尽管它是一场「惊世大骗局」。虽然这群村民在像中古世纪的佃农一样被压榨、剥削,但是这场骗局被戳破之后,他们的生活不但没有获得改善,还反而变得更糟。活在与世隔绝的农村永远受骗与活在没有任何希望的城市里苟且偷生,究竟哪一个才是理想的乌托邦?又或是两者都是残酷的现实?

拉札洛的眼神始终不变。不管是在农村时还是在城市时,他那双温和纯真的眼神从未改变,真正的乌托邦其实就在他身上。无论在哪里,他总是知足快乐的那一个,他与侯爵交朋友、牵起村民的感情,到了都市之后,他也唤醒了村民们对生活的希望。电影中有许多对于宗教的影射,拉札洛就像是那则寓言故事中的圣人,但到了电影的最后,他也是狼的化身。
【影评】戛纳影展最佳剧本得主!意大利电影《幸福的拉札洛》:理想乌托邦与残酷现实的一线之隔 (2)
「一头年老色衰的老狼无法再猎捕野兽,它遭到狼群的排斥,因此它就去农舍偷吃鸡、羊,它很饥饿。村民想尽办法要对它赶尽杀绝,但都没有成功。他们每夜轮守、设下陷井、捕网⋯⋯仿佛它是一只无形的狼。」

在电影中,狼是村民口中「把鸡全吃掉了」的邪恶化身,但其实狼并没有真正被任何人看见,除了拉札洛。在最后一场戏,拿着弹弓想帮助朋友的拉札洛被误认成抢劫犯,最后被一群路人围殴致死。拉札洛的死亡就像那只老弱的狼一样,人类以为自己在维护正义,但真相却其实完全相反。整部电影其实就跟那则寓言一样,烟草女爵以为让村民就这样继续被骗就好、警察以为让村民获得身份,到都市生活就好,但讽刺的是乌托邦从来都不曾存在过,理想的乌托邦全都是假象,所有人性的善良、温暖都只存在于神化的拉札洛身上,他的眼神有多真挚,就会衬托人性的恶有多根深蒂固。
【影评】戛纳影展最佳剧本得主!意大利电影《幸福的拉札洛》:理想乌托邦与残酷现实的一线之隔 (3)
尽管如此,我并不觉得《幸福的拉札洛》是一部令人绝望的电影,它反而比较像是《欢迎来到布达佩斯大饭店》那样隐喻人性泯灭的电影。我相信拉札洛所感受到的知足与快乐是真心的,他与侯爵称兄道弟的友情是真的,与村民一起唱歌的回忆也是真的,但这些人性的光辉到了最后正在一点点地消逝。这位圣人最后倒下了,他的牺牲为村民们留下一点点最后的光辉,他们听到了教堂的音乐,他们把那盘糕点留给了侯爵一家,那么圣人呢?圣人最后成为了大家都想杀死的那匹狼,那匹无处可去的狼,最后只能背向城市,往未知的方向继续前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