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第54届金马奖在11/25正式落幕,今年的国片大放异彩,尤其以《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获奖最多。「大佛」虽然是名义上的最大赢家,但《血观音》拿下了最佳影片、影后与女配角三大奖,在含金量上并没有输大佛很多,两部电影算是不分伯仲,各有千秋。有趣的是,这两部今年获得广大回响的国片,一个有佛、一个有观音,两者的主题看似很像,却各有不同的观点。究竟这两部电影有什么共同点?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这篇文章想来聊聊这两部今年非常出色的国片。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1)
「人家有钱人出来社会走跳,是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

其实《大佛普拉斯》跟《血观音》有很多共同点,同样有神明、有杀人案、有很多有钱人。可以说这两部电影都揭开了有钱有势的人那些肮脏黑暗的一面,只是《大佛普拉斯》是透过社会小人物的角度往上看这些有钱人,而《血观音》则是一场上流社会之间的勾心斗角。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2)
大佛最特别的地方是场景非常单一,绝大部分的情节都是发生在不到两坪的警卫室里,我们观众跟着肚财跟菜脯的眼睛在看这个世界,并且透过行车记录器的画面—准确来说,应该是行车纪录器里面的声音来推展剧情。

「只有有钱人的世界才是彩色的。」

《大佛普拉斯》整部片都是黑白的,只有行车记录器里的画面是彩色的,因为那是有钱人的世界,肚财跟菜脯的世界只能是黑白的。大佛的风格是走一种「鲁蛇系」的黑色喜剧路线,讽刺意味明显,但是看到越后面大家渐渐就笑不太出来了,反而只剩下心酸。媒体乱象、上位者随便跟警察讲几句话就能掩盖杀人罪名,小人物肚财最后只能发生「意外」过世,留在世上的菜脯则是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3)
「今天一块钱买进来,明天一百块卖出去。这么迷人的游戏,谁不喜欢?」

《血观音》承袭了大佛「有钱人的世界都是彩色的」的观念,杨雅哲导演在访谈中提到,他希望电影呈现出「非常华美斑斓,但是已经烂掉」的感觉,所以电影中各种五彩缤纷的颜色应有尽有,就像盛开但也即将凋零的牡丹花。《大佛普拉斯》主要呈现的是阶级之间的对立,当肚财跟菜脯只能吃着过期的超商冷便当,饭后消遣连电视都没得看,只能用老板行车记录器的画面当娱乐的时候,那些有钱人却可以边泡温泉边唱卡拉ok。当电影出现了这样的对比时,其实就是一种对社会的谴责,好人冤死,坏人逍遥法外。但相对的,《血观音》的故事就较为客观一点,除了「淫海小清流」这条故事线有牵涉到一般老百姓,基本上整部电影围都绕着上流社会打转,没有人是好人,每个人各怀鬼胎,各有算计。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4)
有趣的是,《大佛普拉斯》跟《血观音》都在电影里安插了一个「说书人」的角色,大佛的说书人就是导演本人,以旁白的形式进行解说。《血观音》则是邀请国宝级的说唱大师杨秀卿担任在看透人性险恶的阴间使者,电影的开头,电视台的人都在看棠真的嘴形,猜测她说了什么话的时候,杨秀卿老师很笃定的说是「救救她」,但是讽刺的是杨秀卿老师其实根本看不见,也就象征着双眼失明的杨秀卿老师反而比有眼睛的人更能看透事理。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5)
《血观音》其实不是一部好懂的电影,故事其实很复杂,光是要记谁是议长夫人、谁是县长夫人就已经很头痛了,再加上很多的细节其实都没有明说,藏在演员的表演里,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话中有话的台词,都是推展剧情的关键,导演又穿插了一些事实的真相在里面,要完全理解剧情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血观音》最后以一票之差险胜《大佛普拉斯》赢得最佳影片,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血观音》最终的主题回到了「爱」。大佛很可惜,结局如果可以停在菜脯去肚财的家那边就结束的话就好了,但是最后又添加了一小段画面,反而有点被搞混了,我个人认为有点画蛇添足啦。《血观音》虽然故事很复杂庞大,表面上在讲官商勾结炒地皮,但其实最终回归到的是棠家三个女人之间的关系,故事的处理层次分明,以牵动全台湾的大事件回归到一个家庭的「爱」,剧情结构非常完整,我觉得是致胜的关键。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6)
「要活得像人样!」

在棠家三个女人中,应该不难发现棠宁(吴可熙饰)是里面最不一样的角色,三个人同样都穿同样花色的「制服」,但只有她的布料跟其他人不一样。性格也是,棠真像大家闺秀,棠宁却活泼外放,棠宁经常做的事情,例如画油画、抽烟,包括她的服装风格或是经常待的那个南洋风情画室,都跟棠家的风格有很大的差异。虽然如此,但看到最后我最喜欢的角色也是她,因为她最真。即使没有母爱、即使女儿被抢了、即使知道自己会死在亲身母亲的手下,在经过那么多番的挣扎之后,她究竟无法成为第二个棠夫人,但也因此反倒为她颓靡腐烂的一生,在最后一刻留住了最灿烂的瞬间,因为她最后对棠真说的那句「妈妈爱你」,是全片唯一真心的爱。

其实在观影的过程中,真的让我感到害怕的不是棠夫人,而是棠真。棠家女儿的名字起得很讽刺,棠宁不安静,棠真一点也不真。棠真在有客人来时每次都坐在一旁听着,从一开始连茶都泡不好到最后已经练得纯熟,仿佛就是在「见习」如何成为棠夫人。一开始我们以为棠真跟林翩翩是好姐妹,但最后真相还原后,才发现她们两个根本就是互相陷害的关系,最可怕的就是棠真眼睁睁看着林翩翩在她面前慢慢死去的那幕,无疑是继承了棠夫人的狠毒,甚至更青出于蓝。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7)
「我是为你好。」

棠夫人无疑是电影中最狠毒的角色,不仅把一家三代变成一家三口,还把棠宁当棋子使唤,不惜牺牲女儿的肉体、甚至最后牺牲了女儿的性命来达到目的,却对棠宁说这些都是「为了你好」,这是一种多么讽刺的母爱啊?看完电影在看到上面那张剧照,才发现那张照片根本已经把整个故事说完了,在棠家,棠夫人跟棠真是一体的,棠宁只能眼睁睁看着永远得不到的母爱,而棠夫人最后也成功的塑造了跟她一样的继承人。

当爱是「我是为你好」的那种爱时,就只是以爱为名的「控制」罢了。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8)
到了故事的最后,棠夫人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棠真却无论如何都要延长她的寿命时,棠夫人就已经得到她的报应了吧?在以为自己获得了一切之后,却被自己的女儿以「救救她」的名义延长寿命,没有比这更残忍的惩罚了吧?

「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罚,而是那无爱的未来。」

杨雅哲导演在拍《女朋友·男朋友》的时候,还充满对社会事件的那种热血与愤慨,但是这次他不再谴责了,棠夫人最后没有被抓,棠真最后成为了董座,没有人受到惩罚,但是导演说:「我就祝福他们长命百岁,但那就是一个没有爱的一百岁啊。」棠夫人最后只能在医院里苟延残喘,过着「无爱的未来」。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9)
「天天拜佛,却心中无爱。」

《大佛普拉斯》跟《血观音》都运用了佛像、观音来讽刺人性的黑暗,在这两部电影中,佛像跟观音都沦为一场金钱交易,那些口口声声念着「阿弥陀佛」、念着佛经的人,背后却在杀人,拜佛原本的目的是为了祈福,但在电影里却变成消除罪恶感的一种方式,当棠夫人、Kevin杀人后念着佛经时,那不是忏悔,不过是想让自己心安罢了。
大佛与观音,有拜有保庇?浅谈第54届金马奖两大国片《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10)
最后,《大佛普拉斯》跟《血观音》都不是很正向的电影,做错事的人最后都没有得到惩罚,甚至可以说两部电影的结局都非常「悲惨」。但就像杨雅哲导演说的:「没有人是局外人」,黄信尧导演跟杨雅哲导演都想透过这两部电影告诉大家,这个社会上有很多棠夫人、有很多Kevin、有很多菜脯跟肚财一样的人,不要再对这样的事情视而不见,这些事情并不是不关我们的事,一个人注意到不够,但如果大家都注意到了,台湾是不是就能更好一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