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结局之后,未完待续

关于《我们与恶的距离》(The World Between Us),我想我也不必多说它有多受欢迎,除了演员的演技出色、剧情够洒狗血以外,最令人深深着迷的,就是它很贴近我们社会正在发生的事,从每集片头的简短新闻事件,到主要剧情都能感受满满的写实味道,但吊诡的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部剧来提醒我们记得关注身旁的人事物?

其实我一开始看《我们与恶的距离》看得很痛苦,因为它前几集的情感非常饱满,甚至外溢出来,它就好像一碗好吃的酸辣汤,很酸很辣很浓,里头丰富的料相互交缠帮衬,但没办法一口把整碗咽下,需要一汤匙一汤匙细细品尝。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结局之后,未完待续 (1)
然而,撇开运用煽动情绪来逼大家正视群众情绪,这个我觉得没有不好的技巧外,它让我感兴趣的还是它勇于剖开那些总是被轻描淡写的社会议题,像是关于加害人家属要如何面对社会压力、媒体与键盘的公审、心理疾病的污名歧视,以及死刑存废等问题,这部戏透过各个人物立场的转换、碰撞,让我们能够去思考怎样做才是比较好的,因为这些问题不管在戏剧还是现实,都没有正确解答。
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结局之后,未完待续 (4)
而对我来说,其中有一个问题也蛮值得讨论的,就是当你帮忙辩护的对象一心求死,你却希望他能够活下来、被治疗,这样维护的人权究竟是在帮谁维护?当然,我不是说帮他维护不对,而是当我们面对关于生死之事,我们是不是该尊重当事人意愿,「协助」他完成心愿?这才是我想特别想要强调的问题。
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结局之后,未完待续 (2)
另外,我也很喜欢每一集都有自己单独的名称,尤其是「众生皆有病」这个名字,因为当我们认为自己很「正常」之时,其实常常忽略潜藏于内心的病灶,这样被压抑的情绪早晚还是会爆发出来,或是藉由攻击他人的方式盲目发泄,也就是说很多人都没有或不愿有「病识感」。

讽刺的是,最恶毒的往往都是那些所谓的「正常人」,就像是李大芝在电视台对媒体同事大喊的那句:「你们杀的人没有比我哥少!」有时候你的报导、留言、肉搜其实都是在拿着一把刀子,将另一个人、另一个家庭步步逼到悬崖边缘。
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结局之后,未完待续 (3)
每一出剧都会有结局,但这些社会议题都还未完待续,我比较期待的是,当戏剧的热潮过去,还有人能记得带着从戏剧中学习到的事,去理解、去帮助身边的人,但我知道这或许是个梦罢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