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嘲男孩Jojo Rabbit》影评:吐槽脑中的好友

《兔嘲男孩》(Jojo Rabbit)能获得多伦多影展观众票选大奖的肯定,果真是有其道理,由新西兰导演塔伊加维迪提(Taika Waititi)自编自导自演的黑色喜剧,描述一名10岁小男孩Jojo Rabbit如何在二战德国的大时代下,面对根深蒂固的纳粹教育、家庭信仰的冲突,到自我学习与成长,剧情令人笑中带泪,用幽默讽刺的手法,揭露战争的残酷与仇恨动员的恐怖。
《兔嘲男孩Jojo Rabbit》影评:吐槽脑中的好友 (1)
首先,必须称赞各个演员的精彩演出,包含饰演Jojo母亲的史嘉蕾乔韩森(Scarlett Johansson)虽然比较像是串场的配角,但其中有一段跟Jojo在河边对话、骑单车回家的温馨画面,以及在餐桌前一人分饰爸爸妈妈的片段,都让人感受到战争时期女性的坚毅与无奈。

而Jojo跟他「第二好友」的童星演出也是令人相当讶异,一个虽然是「忠贞」的纳粹,面对眼前的残酷与荒谬却总是犹豫,另一个则是保持纯真、有点傻气,一股脑儿的向前冲,两人的互动为战争现实挹注一些可爱天真的缓冲力量。

当然导演塔伊加维迪提饰演的希特勒,更是《兔嘲男孩》中无法忽视的一角,毕竟他从头到尾都是Jojo如影随形的「第一好友」,他夸张又深入日常的演出,翻转一般好莱坞影剧对于希特勒刻板的描述,让这个人物变得更有人性却依旧散发压迫气息。
《兔嘲男孩Jojo Rabbit》影评:吐槽脑中的好友 (2)
再者,《兔嘲男孩》能让人耳目一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导演在处理纳粹与犹太议题时,找到一种幽默讽刺却不失写实的口吻去叙事,跳脱好莱坞对于相关题材教条式、偏向严肃的呈现手法,《兔嘲男孩》中的每个人都是栩栩如生的象征,
《兔嘲男孩Jojo Rabbit》影评:吐槽脑中的好友 (3)
象征大时代下的人民如何被强烈洗脑与受到迫害的无奈,像是小男孩Jojo面对藏在家中的犹太少女,起初他信仰着犹太人头上长角、如蝙蝠有翅膀的邪恶形象,到后来亲身了解眼前的犹太人跟自己没什么本质差异,才慢慢从洗脑教育中觉醒,这些看似荒诞的角色冲突,却是现实中活生生的历史。

我想《兔嘲男孩》的导演或许是想用更加亲切的方式,去提醒观众战争的真实与可怕,要小心善于操纵情绪的领袖,看着最近伊朗与美国的关系紧张、美中贸易战的角力,我们不得不引以为鉴,希望世界能够和平无战事,这才是《兔嘲男孩》带给我们的启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