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阿泰和昌叔一个是瘸子一个是哑巴,两人在搭伙买鸡蛋的掩饰下,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天,长期合作的黑帮小哥带来了一名男子。像往常一样他们轻车熟路的将这名男子吊了起来,地上铺上塑料袋,然后将场地交给了黑帮小哥,两人退出到了室外,安然自若的吃起了方便面。
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1)
当他们再次进入室内,黑帮小哥已经将那个人解决掉了,阿泰也开始了自己的整理工作。一脸不屑的黑帮小哥要求昌叔照顾一个活人,昌叔推脱自己向来只做死人的生意,活人的生意沾不得,可是在一旁收拾的阿泰不小心将沾满血污的绳子甩到了黑帮头头的鞋子上,昌叔一看大事不妙。只得硬承这桩活人买卖。
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2)
第二天,昌叔和阿泰找到了被拐儿童照看所,接到了一名带着兔子面具的女孩小美,原来黑帮小哥资金出现了问题又干起了绑架勒索的勾当,本想绑了小美的弟弟,结果由于手下办事不力,错绑了小美。然而小美的父亲重男轻女,并不想为了小美而支付昂贵的赎金。在看管所这每日几万块钱的看管费对于黑帮小哥来说也一笔不小的开支,于是想到了低价将小美交给阿泰和昌叔照看,昌叔将小美塞给了阿泰照看。
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3)
他家住的比较偏僻,四处无人正适合长藏匿小美,最燃阿泰不愿意但是眼下也么有适合小美带着的地方,阿泰有一个妹妹,5,6岁的年纪尚未读书。平时阿泰不在家,妹妹就独自一人躺在家里看电视,看到阿泰回来就喊饿。他们的房间也是乱的一团糟,平时看来也是没有人打理。
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5)
第二天,昌叔发来消息又接到了收尸的活,阿泰不能把妹妹锁在房间里,只好带上小美和到收尸地。30年风水轮流转,前天还是黑帮小哥收拾别人今天被收拾的居然是他自己。昌叔他们敢到的时候,他已经被打的半死,根本没有办法告诉他们该将小美这个烫手的山芋交给谁。收尸体的时候,小美等在门口,想她这个年纪面对发生的事情以及面前的血滴之时愣愣的看着,面上觉毫无表情,阿泰看到还是有些不忍用脚将地上的血迹搓掉。
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4)
他们来到了埋藏尸体的地方,昌叔还是和往常一样诵经看风水,并想小美说既然是同伙,应该一起动手帮忙才是。小美一句话不说帮忙埋起了尸体。既然黑帮小哥死了,那还是将孩子送回接到的地方,但是当他们去到那个照看所的时候对方表示自己只是帮忙照看被绑架的孩子,要是送回来昌叔他们就要交付照看孩子的费用,不然他们可以一起去向孩子的父母索要敲诈的费用,再不行可以将小美卖掉。

小美在的这几日非常乖巧懂事,帮忙照看阿泰的妹妹,也将他们的家收拾的干干净净。这让阿泰多少有一些不忍,每次打扫战场的时候,小美都老老实实等在外面,帮忙打扫,懂事的让人心疼。勒索信已经交给了小美父母,只等着小美父母按时交钱。没过过久,看管所的人打来电话。小美的父母已经答应交付赎金,希望昌叔可以前去拿回赎金。
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6)
昌叔告诉阿泰,明天如果自己拿到赎金就会立刻给他打电话,如果过了时间自己还没打来电话就让阿泰按照地址把小美交给人贩子卖掉。第一次出面交头拿赎金高的昌叔非常的忐忑不安,拿到赎金整个人都不好了,好似所有人在身后看着自己的人都是警察慌张的浑身颤抖,一个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去。一命呜呼。

这边一直打不通昌叔电话的阿泰想这昌叔应该是没有拿到钱,时间已过,只能按照昌叔留下的地址将小美交给人贩子,回到家看到小美帮自己收拾起来的西装还是不忍,骑上自行车拦截住了人贩子的校车。他将车开到了一出商店门口子,然后带着小美回到了家,小美趁着阿泰出去买药房门没有锁而跑了出去,在田野里到处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大叔。自称是警察,感觉对方不是什么好人的小美挣脱逃跑,可惜她不知道的是对方真的是一名老警察。
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7)
最终小美被跑来寻找她的阿泰撞见了带回了家,不一会片警梨花跑了过来,二人缠斗在一起,梨花晕死过去。不管怎么说这是阿泰第一次杀人对方还是一个警察,阿泰慌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小美却拿起铁锹,示意将梨花埋起来。阿泰就等昌叔不回来,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把小美送回他爸爸妈妈那里比较好。

另一边,看管所的两人得知被拐儿童已经被强,寻找线索找到了阿泰家,看到阿泰的妹妹一个人在房子里看电视就想将其拐走,无意间看到土里伸出一只手在动,还有良知的二人将警察梨花挖了出来,抱起阿泰的妹妹就想走,奈何梨花紧紧的抱住二人的腿,无奈二人只好放下阿泰的妹妹赶紧逃跑。
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8)
阿泰根据小美的指示将小美送回了学校,老师问小美送她回来的男子是谁,小美告诉她是绑架犯,吓得阿泰拼了命的逃跑,路上他扔掉了那套从黑帮小哥身上扒下来的西装,曾经他想象着自己穿着西装坐在车里享受着上流社会的生活。而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韩国电影《无声》最后的逃跑象征着是人性对社会化的一种抵抗与逃离 (9)
初看《无声》这部电影的名字以及海报,小宅以为这应该是 一部暗黑片。看了以后才发现这是一部温情片,并且出处透露着一种无奈,小美因为父母重男轻女,从小就压力了自己的情绪特别会来事,即使最后见到父母也是有礼貌的先向他们行礼,就想一开始她脸上带着的是一张面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