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鬼灭之刃》最大的理解在于专注望着你

会开始看《鬼灭之刃》,只是因为很多喜欢动漫的人,在论坛或是社交媒体上都在大力推荐这部「神作」动画。现在的《鬼灭之刃》因为动画的影响,已经让漫画销售量超越了每年总是榜首《海贼王》的地位。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受欢迎呢?我刚刚开始先看漫画的时候,感受并没有这么深刻,因为我也并不是因为他热门就会喜欢的人。其实刚刚开始看漫画也觉得这是很古老的王道漫画,没有特别继续看下去的欲望。

那时看动画时是想找一个故事发泄一下郁闷的心情,及打发时间,因为当时碰巧遇到生活上的困境,万万没有想到当下其实积压已久的情绪,却因为这个动画找到了眼泪出口的开关。

大哭许久才平复下来。

因为故事获得「被疗伤」的奇妙境遇,才慢慢爱上了这部作品。

剧情内没有美化罪恶,也没有要主角仁慈(因为犹豫不决会死亡)。主角是确实是一步步变强,不是忽然开了外挂然后就无敌,甚至所有修炼的过程还有逻辑可言。能力不足导致家人或是前辈死亡确是真实的发生,然而斩鬼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动漫《鬼灭之刃》最大的理解在于专注望着你 (1)
动画的故事其实很像武侠畅行的时代当中,被灭门的主角们,从此踏上复仇之路….等等?不对呀,故事的描述其实并没有提到「复仇」两个字,主角最想要的反而是妹妹可以变回人的方式,而不是「复仇」。所以刚刚开始我以为的复仇剧,鬼灭却自己走出了一条新路。

然而斩鬼不就是一种复仇的方式吗?

炭治郎因为心灵透彻,鼻子敏锐,所以很容易去察觉弱者的需要,尤其是临死前的敌人。

「变成鬼之前,他们都曾经是个人。」这是炭治郎的理念,也是这部作品跟其他作品不太一样的地方,让我动容的地方就是在于「理解」,每一个变成鬼之前都有他们的故事,当炭治郎察觉他们的需要时,他会过去给这些鬼他们生前最后的温暖。

该做的事情还是会做,面对罪恶的事情,如同炭治郎身为基督徒的我们仍必须去捍卫正义,然而对战对立之后是否应该给予的温柔及尊重呢?

面对敌人(鬼),即使可能是有好有坏,是因为即使认为敌人可能有好人却不曾行动迟疑,给与的怜悯是「杀即是善」,唯有如此才能让鬼躯壳困住的人被解放。

可是斩鬼是否有这么容易呢?如果这么容易,炭治郎的全家就不会全灭了;如果这么容易,那么鬼灭之刃的主轴就不会是「炭治郎想要让妹妹麻豆子变成人」的旅程了,而是痛快斩杀自己已经变成鬼的妹妹。

这样的公义及怜悯同时存在在炭治郎内心,却毫无冲突,也形成了炭治郎特别吸引男女生的魅力所在。这也是第一次在一个主角光环下的男主角,却还是让我如此喜爱的原因。

当时的情境及引出的动容
在少年动漫当中,热血的不放弃同伴或是亲人,是很常见的故事情节,照道理说如此相似故事铺成应该无法太引起我的共鸣,可是也许跟当时自己所面临的绝境有点点类似的地方。

「不要因为自己很悲惨就跪下来求人,那样有用的话早就可以救自己的家人了,你的家人也不会被杀害了,弱者根本没有选择掠夺或是被掠夺的权利,即使用尽全力也是会压制,这就是现实」这是在第一话当中富冈勇义对炭治郎所说的话,也是在当时世界观中从人变成鬼的现实,富冈勇义希望用残酷的话让炭治郎放弃对妹妹救回来的愿望。

毁灭掉自己内在真正渴望的亮光,接受现况其实是比较轻松的?富冈勇义所说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当时候的我其实也是面临到生命当中的某种被破碎的绝境,我以为会跟着合作一起完成梦想的朋友一辈子,只是因为错误当中我是多数人当中的少数,所以我整个被压制霸凌到痛苦到半夜要祷告问上帝接下来我该就这么接受这样背压制接受现实的状况,然后牺牲自己到底,不顾自己的未来吗?

那时我记得我看了炭治郎的反应:他的反应就是想尽办法维护了自己的梦想(完成拯救妹妹)及亲友,即使很蠢而且可能牺牲自己生命,然后我就看着动画开始大哭一场。

最后决定斩断这段我很自以为是的朋友关系。因为即使被压制到底,对于所希望的亮光完全归零,也不放弃捍卫所爱的信仰价值。
如同我信仰的上帝爱我一样。
动漫《鬼灭之刃》最大的理解在于专注望着你 (2)
当中我经历了破碎,重塑及度过后重生出对于未来期盼,终究如同炭治郎的坚持他找到了未来,而我自己也在这场故事的寻觅中,找到了面对困难的方式。

或者当时候面对困难是非常痛苦的,但是终究这样的决定让我找到了平安与真正的安息。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这部作品,成为我十大喜爱的动漫之一的原因。因为一部深切切入你内在的故事,似乎是上帝借着这样的作品,让我洗净了内心被牵扯出来的创伤。

面对罪恶(鬼)正义却又温柔
许多人在面对罪恶之人,其实态度是否事像富冈勇义等(柱)这般杀鬼队的态度,只要是鬼就即杀?还是如同炭治郎一样,当发现所爱之人也是可救之人时,那怕对抗全世界,也仍旧坚持保护他及爱她?那怕妹妹弥豆子是鬼也是爱她,相信着她会有一天回归成人的样貌?

放弃思考坚持其实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向现实低头其实也很容易;非黑即白也很容易分辨;不需要思考对方是否仍有神所造成人的荣耀在身上,因为罪恶而直接即杀或定罪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这也没有所谓对错之分,只是立场价值不同,甚至见光死的罪恶如此的鲜明,炭治郎大可以被迫就成为正义一方,不需要背负「接纳罪恶之人」的重担。

举个我自己的例子。
在我真实的工作当中就是一个服务身心障碍者的社工,因为服务的人非常的多,会常常遇到内在有沉重罪恶(鬼)的人。

多年前我跟一个坐着轮椅的男子讨论着为什么他的小脑会生病然后萎缩,最后变成肢体障碍者,聊到后面我才知道他是因为「人类免疫缺乏病毒感染」,小脑被病毒攻击之后,而造成小脑萎缩。而他就是因为被自己当时的同性伴侣所传染的。

同志后爱滋,是乎是罪恶的恶报?是神对于这个人的报应?我当下的反应真的可以很清楚的定义成这样的结果论,但我在工作与神感动的情况下,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可以为你祷告吗?」

也因为这句话,我们之间面对沉重罪恶氛围的顿时解开了枷锁,他说「你也是基督徒呀!」,原来遇到痛苦的他想起了小时候遇到的上帝,重新回到了上帝的怀抱。

所以我就为了他祷告,当下当然问了,还喜欢同性吗?他说还是。我问那之后他怎么办?他说还是会喜欢,但是会忍耐及祷告。

之后我们就笑笑地分开了,我没有多问是因为自己生病了,所以知道不能跟同性再一起?还是因为知道这是个罪,回到神面前应该要知道不该再犯?重点不是这个讨论罪的过程,而是因为愿意真诚的面对他与面对自己在神面前的原来模样时,神与我们同在。

我面对这样的罪人前,因为我也是个差不了多少的罪人,所以我要如同富冈勇义等(柱)般对鬼(罪恶)赶尽杀绝?还是如同炭治郎一样,他的立场是斩鬼,却也温柔而坚定相信眼前的人,成为鬼之前是个人。

温柔而坚定地望着你,不改变我的立场,却对你有最大的包容与理解。因为我们是罪人的同时,也是被神荣耀创造出来的人。

小结
斩鬼队内的人也强调为了拯救不被鬼所吞食或是改变成为鬼的人,他们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包含因为要除掉魔王级的最终大反派,斩鬼队的领袖牺牲做出了陷井,连同自己一家人及房子全都炸毁。

面对末日的属灵战争,或者就是如此的惨烈,所以基督耶稣必须为人为罪牺牲自己的生命,才能完成赎罪祭。《鬼灭之刃》正派的大BOSS产屋敷耀哉也是如此牺牲自己的生命,但也许不一样的地方是,终究这个大BOSS产屋敷耀哉并不是主角,所以不会有救赎应该会出现的「复活」环节。

小小剧透炭治郎就是传说中「有主角光环」的角色。面对最终之战,即使是一部动漫作品,仍旧会出现如同复制粘贴的「救赎」价值,在动漫细节当中显出这些救赎的元素影儿。

或者我会被感动,就是因为我被炭治郎不小心洒落出来的「基督救赎的独有主角光环」给撼动到?炭治郎那样的温柔改变了妹妹,改变了斩鬼队,最终我相信也会成为这部作品最后「救赎」的最终契机。
动漫《鬼灭之刃》最大的理解在于专注望着你 (3)
其实很多动漫当中所呈现出现「牺牲」及「包容」的那样元素之所以会撼动人,就是真实的人世间很少人会这么为你做。

如果只是定罪,砍掉罪人(鬼)就是一种救赎,也不会出现炭治郎的斩与这样的故事,炭治郎的斩,就是一种面对鬼的方式,所以那怕他不知道将死的鬼之前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类,但是他最后温柔就能够让这些灵魂安息。

鬼有可能救赎的机会是因为有人温柔而坚定的面对他们,他们也许肉体会毁坏,但是灵魂却因此得救了。

当我们面对真实需要福音的那些人时?我们应该会怎么做呢?而我会是学炭治郎那样的温柔。

如同耶稣基督握住大麻疯人手般的接纳。

后记
本来要投稿某个社评的,但是编辑觉得这篇评论有很多问题?但,我其实一点都不想改,毕竟要整理出一些鬼灭当中所有正向属于基督教的逻辑,本来就很难,但是我又不想放弃写好的这篇,所以就先发了。会不会哪天心血来潮投稿?那就再说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