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落幕的「千面女郎」

若是五六年级,甚至是某些七年级自称为漫迷者,没看过『千面女郎』的,也许要想想这堂必修课没修,是否可以称为自己为漫迷了……
『千面女郎』,这部漫画可以说是戏剧漫画中的经典,故事大纲其实与其他的少女漫画有许多相同之处:被某人发现女主角演戏的才华,然后一步步出名,有一个长腿淑淑默默为他守候,供她读书,最后女主角演出一部最棒的代表作,然后退出舞台,与男主角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如果是其他少女漫画家,可能就会这么作,所以他们的作品就永远无法太长。但『千面女郎』的作者并不是这类型的漫画家,若由我来说,『千面女郎』所拥有的特质与少年漫画有的一样的特质--主角的梦想与事业为主,而爱情为辅。也许有其他的少年漫画有以爱情为主的,但已我看过的漫画中,大多的少年漫画是以这个为主干的。

为什么这就易使『千面女郎』处于不败之地?可以这么说,若只以主角的爱情为主,那漫画的内容的发展只有两个人的爱情与他们的家庭、学校、……等「两人的世界」,使得格局有限。其实『千面女郎』旧版的故事就是有点这种发展--

作者大概发现这样有许多「状况」的爱,并不是『千面女郎』的风格。
永不落幕的「千面女郎」 (1)
然而『千面女郎』的风格到底是什么?

这是让『千面女郎』立足漫画界二三十年都不衰退,简单来说就是:宝莲她们真的在演戏,戏剧在漫画之中真的有在动--就像其他少年漫画一样,打棒球就真的有训练、有比赛一样,而不是挂着【戏剧】之名,实际上是『谈恋爱』为主。

从第一次宝连上台的「小妇人」、到「仲夏夜之梦」「彩虹之家」「海盗女」「两个公主」….「红天女」,每一个故事真的可以看到宝莲在漫画之中的「演出」及他的舞台。

另一个就是白莎莉,
在其他的少女漫画中女主角的对手,不是太坏,太烂,被打败的就会消失,或永远比不上主角。但白莎莉不是这样,她的进步是可怕可敬可爱的。她也许有发现比不上主角的地方,但她的「红天女」,也许是最完美的演出,她有自信,而且是「真的」这样去做,其实可以说她的角色以如她在漫画中的进步一样,与宝莲是旗鼓相当。

所以当她为宝莲报被抢走主角位子之仇时(吸血鬼的故事那一段),我也开始喜欢白莎莉了。之后因为宝莲的丑闻,宝莲离开了舞台,白莎莉把她捉到面前,叫宝莲一定回来,她在前面等着宝莲,这一段我真的深深的感动着他们之中那种亦敌亦友的感情;「两个公主的对决」更是精采万分,更不用说是最后大对决的「红天女」了--这种情节在少年漫画中常看到,而在少女漫中是少之又少的少见。

在做这次的漫评投稿当中,第一部想起的漫画就是『千面女郎』,为什么会对她如此的深深着迷呢?只能说「宝莲」的平凡与我相似,但她的演出却使她的平凡变为不凡。

名演员刘若英曾说,她对演戏的体悟有些是来自「千面女郎」;更有剧场、剧团的老师评论指出,「千面女郎」是最好的剧场导论,因为主角每一次的演出都在解决一个戏剧难题。

,为了启蒙学生,也鼓励他们去看「千面女郎」。
永不落幕的「千面女郎」 (2)
宝莲解决的难题,包括以默剧诠释一只小鸟逃出笼子、在高烧状态下演「贝丝」(小妇人),用小动作表现「美登利」(一曲相思未了情)的悲情,一人独角戏取代全剧演员的惊人演出(我的宝石),还有自创角色、狼少女、海伦凯勒等,宝莲都让读者见识到「什麽是演戏」。

阮玉冰一角宛如纸上老师,让宝莲全身绑着竹竿、把她关起来等看似疯狂的举动,是用心良苦的魔鬼训练。

虽然当初我没有这样的剧场知识,更不知道什么是剧场,但却也被这样戏剧的场景深深吸引住了。

因为『千面女郎』,我与一群爱戏剧,也爱宝莲的好友,在年少轻狂中,疯狂的学她「喜、怒、哀、乐」(戏剧必学课),拿不存在的杯子;与不存在的人演独角戏…….写剧本,弄舞台……一切像是把『千面女郎』搬到现实中--我成了谭宝莲。

舞台上的风光,也许另一个原因是:当宝莲演出时,她身旁的不幸,会在那时变成在舞台之下,而舞台之上的她是幸福的另一个人,这在宝莲演出独脚戏中的「彩虹」中的心情可以看的来。

不知道是宝莲的平凡让我有共鸣,还是她的「海伦」「荒野中的狼」「两个公主」不平凡演出感动了我,我深深爱上了『千面女郎』,也爱上了戏剧,甚至自己组了一个剧团,演出,上台…现在年少轻狂的岁月已经过去,没有再搞剧团,但是对戏剧的热爱却丝毫没有结束…就像『千面女郎』永远没有结局一样…

现在会身居舞台剧导演的位子,或者是编剧,甚至客串演员,我想我深爱的『千面女郎』,影响我深远。…

当然我仍有遗憾,因为『千面女郎』若不结局,就不知道宝莲与秋俊杰的结果如何,红天女到底是白沙莉?还是谭宝莲?(我猜应该与『海伦海勒』一样的结果)。而现实中我终究不是宝莲,因为她还有紫玫瑰守候着她,但我是连一片花瓣都没有的人……….只能演出爱情的独脚戏,让自己成为「幸福的另一个人」。

希望『千面女郎』有结局,也希望我的爱情也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