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辉夜姬》女性抗争与妥协–高畑勋的辉夜姬物语

看完了高畑勋导演的「辉夜姬」,深刻的觉得这不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甚至必须要有点懂日本文化的人,才能更较细腻地去理解故事与镜头想要表达出来的内容是甚么。

如果是原来的竹取物语的故事,辉耀姬本身应该说只是一个禅述一种「天女」下凡后返回天堂的故事,拥有的较多是故事的趣味性与很浓厚的「天人」在凡间的历练,即使有网络数据说是辉耀姬似乎对于皇帝有些情意,但是因为必须要回去月宫,而无法在一起的传奇故事,不过那种「人性的味道」是很少的。

可高畑勋导演将「人」的元素加进去之后,辉耀姬多了一段天真无邪的童年与会保护她的男主角舍丸,还有更多日本古时候对于「女子幸福」的定义。

辉耀姬更是硬多了一个叫做「竹子」姓名生命在当中。
动漫《辉夜姬》女性抗争与妥协--高畑勋的辉夜姬物语 (1)
在竹取物语当中,辉耀姬并未离开原来的山上,可在高畑勋导演的「辉夜姬」的故事里,因为辉耀姬养父对于「女人幸福」的诠释,让她离开了无邪的童年,让女主角住在一个华丽庞大的辉夜姬城堡。

高畑勋导演花了许多时间去描写辉耀姬小时候与玩伴的两小无猜,还有被舍丸保护的经验,更显得后来的生活获得「富裕、高贵、名声」极大讽刺。

虽然刚刚到达城堡的辉耀姬是很高兴有大房子与好衣服,可当她竹子这个脚色开始减少时,城堡就变成了困住她的一个鸟笼。

旁白平淡无奇的说着因为辉耀姬被取名字,众人开宴席三天三夜,然而辉耀姬这时候在做甚么?就待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辉耀姬命名的宴席当中,有在席的人想要不顾礼节的掀开帘子的去看辉耀姬的美貌时,辉耀姬愤怒地冲出去,直到冲到她小时候的家乡。
动漫《辉夜姬》女性抗争与妥协--高畑勋的辉夜姬物语 (2)
这部动画十分让人惊艳的就是在这幕。

整部动画用很传统的「日本鸟兽戏画」去呈现故事已经很了不起了,而这幕更是用了线条草书去呈现了女主角极度愤怒的暴冲。

这时候的辉耀姬,因为与她真正想要追寻的「幸福」与试图接受父亲定义的「幸福」有极大冲突开始,而也使她「天人」能力真正觉醒的开始。我在想那时候冲出去的是真正的「辉耀姬」,只是天人的能力让她可以瞬间回来原来的地方。

剧中,与辉耀姬这两个家乡与城市所造成不同的女性角色,不断在辉耀姬体内翻腾。

在孩童时代,辉耀姬本能地选择了让母亲扶养,而不是父亲,而是否正是印证了最后让这些需要生离死别的原因?就是父亲自以为「女人幸福」的定义。

而辉耀姬自己想要与现实挣扎之后,她选择了退让与忍耐,就像她母亲一样,是因慢慢长大成人被教育的过程中,所失落掉的那个「竹子」的脚色。
动漫《辉夜姬》女性抗争与妥协--高畑勋的辉夜姬物语 (3)
有段是很讽刺地清楚描写了辉耀姬真正的内在想法,就是石作皇子告白那段,辉耀姬其实已经被石作皇子说动,很可能会跟他跑了,若不是石作皇子母亲出现,辉耀姬就被骗了。

讽刺的是石作皇子说出了她的心声,也在这里看到她真正的奢望: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然后有人保护。

然后她遇到了舍丸被打她无力而救,然后石上中纳言死于非命。之后她就将一切硬建起来虚幻的奢望整个打坏,认为想要幸福的她是不祥之人。

竹取物语在写这段是很诙谐的,并未强调任何的悲剧,只是得不到辉耀姬的遗憾,可高畑勋导演却将这段的悲伤更是强化了。

直到决定生离死别的决定者皇帝出现之后,皇帝直冲辉耀姬要硬上,辉耀姬这时候才想起来所有她来到地球的所有事情(能力觉醒?),然后她也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与不想要的,但是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她已经不想要再留下来这里了。
动漫《辉夜姬》女性抗争与妥协--高畑勋的辉夜姬物语 (4)
想要让自己拥有幸福到底是否有错?竹取物语的女主角是因为罪而被贬到人间,可高畑勋导演的「辉夜姬」却是个挑战禁忌之地的月宫女子,她说来到这里的原因,就是想要「活着」。

因为要活着而妥协?还是因为要活着而挑战?辉耀姬最后就是在这两个课题当中崩解掉,原因是她遇到她知道以「人」的力量已经无法抗拒的权势。

某方面来说是她的能力不得不觉醒的:可这是不是一种「想要离世」的决定呢?

故事当中,都是很隐讳地提到「性别与性」的元素,日本古时候的这种议题,动画当中很坦然地画出女性的乳房与小男生的下体,另外就是至少辉耀姬小时候是没有穿裤子的。所以若是依照原著来看,皇帝直冲辉耀姬居室要硬上的时候,是故事的最高潮,然后以女主角忽然消失让皇帝扑不到而结束,最后回到月宫。

可高畑勋导演却在这个后面加了一段辉耀姬与男主角舍丸在空中飞来飞去的桥段,让人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的相遇与结束。

我不免在这段细细的思想假设高畑勋导演是很喜欢用画面说故事,很多东西不喜欢明讲,我实在很难只是觉得他们只是在那里飞来飞去而已。

舍丸其实是有家庭的,但是当他遇到辉耀姬到他旁边的时候,他仍旧是他的舍丸哥哥,选择保护了她,要与她一起逃跑,我真正觉得后面那段飞来飞去,在故事当中其实是很突兀的表现方式,所以是否是高畑勋导演用很隐讳的表示「水乳交融的性」呢?我不清楚,但是至少可以确定是当时候他们两个确实是在一起的「飞来飞去」。

我会这么想是因为这个「飞来飞去」结束的很突兀,因为女主角掉入水里,溅起高高的水柱,然后男主角梦醒回到现实。

如果女主角想要的幸福其实已经很明确了,我想若是因为尺度与文学表现的程度是种手法,这段不是在描写「在一起的性」,我会极度怀疑前面铺成「女人幸福定义」,是种白费。
动漫《辉夜姬》女性抗争与妥协--高畑勋的辉夜姬物语 (5)
当然要说是种自由自在不被拘束也是可以,而或其实若是以「死亡」的议题来看这场飞翔,这或许是辉耀姬离世前的告别。可是越是这样,我越想是这种脑补过后的遗憾补偿。

因为我自己是女性,跟我一同去看的男生居然只是放在最后接走辉耀姬的月王很像佛陀(这是种恶搞吗?),还有配乐有很明显的不协调,而我却是纠结在最后没有一个人为此「幸福」而努力存在,甚至最后是遗忘。

所以这是种至少是一种遗憾当中最少的补偿。

假设舍丸真的可以将辉耀姬留下来会怎么样?还有当初若是辉耀姬有去救被打的舍丸会怎么样?退到最初,如果他们没有离开山上又会怎么样?

也许竹取就不在是竹取了,而这部故事的悲伤就不会这么的强化了,而最后辉耀姬即使遗忘了仍会流泪的回眸,就不会这么让我震撼了。

真的无法挽回吗?这样的悲剧看似是辉耀姬的父亲一昧的盲目追求的名利与「女人的幸福定义」,可这不是当时候的女性悲哀?

女人不可以大笑乱跑等等,女人要越早结婚越好,女人要找到好人家就是幸福。总之是直接抹煞了女人任何的地位与想法,所以辉耀姬与竹子这两个角色的挣扎,何尝不是辉耀姬对那个时代的人对女性定位的一种反应?

所以原来的故事对于辉耀姬最后返回是「天人回天庭」,高畑勋导演的辉耀姬对于「天人回天庭」的定义却不是单纯只是这样而已,无情的隔离,我找不到任何网络评论的对此的定论。

满心疑惑的我却有种感受,如果当皇帝想要硬上她,她无法反抗的那时候,其实她就想死了,假设回天庭是种隔离,未尝不是种「寻死」的念头?

当几个重要的大臣皇子来跟辉耀姬求爱,他们刚刚开始用了宝物说了许多他们对于辉耀姬喜爱的比喻,然后辉耀姬请他们找出这些宝物来表示自己对辉耀姬真正的喜爱。

竹取物语的文学含意是有的,所以我更想了解当高畑勋导演用了竹取物语的元素,说出了另一种已经不是竹取物语文字要表达的内容之后。
那么如同辉耀姬要找出真实的宝物,而高畑勋导演到底想要要表达甚么?

我很想找到高手来评析这部动画,然后我自己再好好地写一次动漫评论呀。

以我目前可以理解与联想的大致如此,但是是否就是高畑勋导演想要表现的?我想也只能等她的dvd出来后再看一次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