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返校》忘记了还是害怕想起

边看着电影,玩游戏时的感觉都回来了。这么好的电影被拿去当政治牌打,真的是我们社会的可耻,我问一起同行的朋友对电影的感觉如何,他们是没有玩游戏的朋友,他们认为这部电影是好看到的,也没有什么看不懂的疑虑。

一直以来,好像都没有人拍白色恐怖的电影,白色恐怖为背景的电影好像也不曾有过,如果没有返校这款游戏的产生,好像也就不会有这部电影的出现,明明就是一个如此具有戏剧性与张力的历史记忆,却因为某种政治层面的关系,无法将其诉诸于电影之中,着实非常可惜。

我曾经剪接过白色恐布政治犯的口述纪录片,这些以后再说吧。

国内改编游戏的电影很少,改编国产游戏的国产电影更少。返校很厉害的是,它拍出了本传游戏的初衷,却脱离了本传游戏的框架,更添加了一种无以名状的遗憾感,圆满了在故事上悲剧基础的后续。
电影《返校》忘记了还是害怕想起 (1)
其实游戏在剧情上的陈述是隐晦的,玩家几乎都是从场景里找到的物品或线索去拼凑整个故事的样貌,但电影就很直接地表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问题,包括误会、嫉妒、爱、恨,某一方面也很明白地告诉了观众『导演对于游戏的想法』,他把游戏中没讲完的都一并解释了,所以没有什么想像的空间,这部分稍嫌可惜了一点。

爱是自由的吗?在返校里爱并不自由,不自由的感情在不自由的年代产生了所谓「不自由」的悲剧,电影以「爱的不自由」取代了白色恐怖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不能自由的看书?」

在电影之中,它从来没有去批评历史的对错,只是让白色恐怖成为一个故事背景,去呈现当时可能会产生的爱或恨的故事,隐晦的阐述这个至今仍然隐晦的符号。不过自由这两字在电影后半段就有说太多了,甚至有点滥用的感觉。在那时候应该连想都不敢想,怎么可能老是挂嘴边,就像对岸的人是不可能轻易把民主两字脱口,即使他可能想过、正在想到,但绝对不会说出口。

另一个美中不足的是,恐怖元素太直率了,没有那种「如影随形」的恐怖感、没有那种超级高压的让人喘不过气的感觉,把当时的政治恐怖用一支可怕的怪兽当作化身,一开始可能会被吓到,但后面就会感觉越来越可笑(或许这也是导演的意思,但我们还是不要过度解读),例如迷雾惊魂或是科罗佛10号地窖,里头的恐怖就是那种「看不见却知道它就在那」的恐惧感。总之关于「恐怖」就是太过直白了,跟整个故事的剧情一样,都太不留白了。上述所叙:导演补足了很多他对游戏的想像,不会不妥,但可惜了对我这个玩家来说,有点太满了。
电影《返校》忘记了还是害怕想起 (2)
关于演员,我很喜欢这部电影的所有表演,能感觉他们都在同一频率上,很舒服,这种状态是看了会让人心旷神怡的(虽然是恐怖片),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得很贴切,就像冬天可以在温度适中且不会随气温下降的热水里头泡澡,可见导演在表演的指导上非常精准、不拖泥带水、不便宜行事,看完电影更加喜欢王净(饰演方芮欣),完全撇开了当时斗鱼的尴尬印象,还有认识了新演员曾敬骅(饰演魏仲廷)。

「导演的精准」在美术上也感觉得到,场景与美感真的超棒,多处转场都很精湛,整体氛围的营造也很完整,并不会有那种令人出戏或尴尬的感觉,所以总归来说,我对这部电影的评价是很好的,不论那些争论单纯就以电影艺术价值来说。

「你是忘记了还是害怕想起?」这句话变成一种万用梗,超喜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