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摆渡人》用一种灰谐的姿态谈那三份无终的爱情

又是一个作家转职导演的作品,也许小说写得很好很动人很凄美,但怎奈何变成电影以后整部片都只是在嬉闹,虽然制片跟编剧顶着王家卫的名字,却其实没有王家卫式的浪漫。

「从现再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了。」然后《阿飞正传》的台词就这样跃进我的脑海里,这才是所谓的电影对白的浪漫。但《摆渡人》的台词大多白话冗长,而且都让我不禁想要吐槽。

白木子问「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吃火锅啊?」

陈末回「能一起吃火锅的人,一定是一个世界的。其实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旁边的人是谁。」

好,所以火锅改成姜母鸭也可以啰。
电影《摆渡人》用一种灰谐的姿态谈那三份无终的爱情
《摆渡人》一直想要用一种灰谐的姿态,谈那三份无终的爱情(饼情侣有没有结果我不知道啦),一直很想要让观众笑中带泪,却搞砸了整部电影,但我认为应该是电影氛围的比重没有掌握的很恰当的原因。

而这三段感情又硬是把他们交织在一起,很像是硬要搭配美乃滋跟红豆而烘培出来的巧克力面包,电影中多在小玉跟马力身上着墨,但是讲明了就是个追星的痴女不后悔自己做的一切即便他们的感情不会有明天。

酒,这个东西,到底在那个世界算是什么意义也不明确,明明可以更有符号性的东西,电影却这样把酒给嬉闹殆尽,只用来把妹跟比赛。你说酒是一个「答案」别闹了别拿电影的酒名来乱吧。

说到最后小玉跟妖艳女的九洞之争,这场闹剧实在是让我看不下去,不管谁争赢了都不会得到马力,好吧也许人生中很常为了没有结果的事情斗争,但很不幸地电影的两个女人是为了男人,而在旁边叫嚣、欢腾的更是另外两个男人,一个是九洞的发明者,一个是要妖艳女去比赛的贱男,这种配置就像是女人没有自主权,一切都因男人而动的模式让我非常厌恶。

再谈到,两个电影中被陈末摆渡的路人,也都是女性。都是因为被抛弃而放不下的女性,然后心痛心伤再来被一个男性角色摆渡。

作者,你知道地球是绕着什么而转的吗?是太阳,不是男性!干。好吧其他缺点我也不想说了这部电影就这样告一段落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