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欢迎来到布达佩斯大饭店》一部被操控的电影

睽违了三个月,终于得以继续烙下不负责任之心得了。虽然还欠了这个BLOG一堆电影的乱写,但要搬出旧有的记忆信息也是挺恼人了,所以决定从近期的观影经验着手。(超级不负责任)

好的,当金城武都替中华电信站台而拍了超级唯美的又有哲理的「世界越快、心则慢」的超长到我想吐槽的广告的这个时候,还是先着手正经的电影心得好让自己能够慢下来。

首先,有看电影的都知道,本片最为外显的特色就是在其中使用了三种不同电影规则,也区分了电影中的时代。1932年所发生的故事都是用1.33:1的画框,将近正方形的比例,这个部分也是令观众惊艳的。1968年,作家在布达佩斯酒店居住的时候,则是1.85:1的画框,这边大量了使用广角镜头。而近现代就是使用2.35:1的画面比例。

为什么说这是最让人惊艳的部分,就是因为现今「2.35比1」的这个比例超级泛滥的状况下,导演跳脱了这样的恶心洪流,选择了使用类似旧底片的规格作为形式,再加上那些精准又艳丽的构图,的确让人目不转睛,也因如此,更也替电影营造出一种猎奇的氛围,在这里也不得不称赞一下本片的美术设计与场景陈设,绝对是近代非常出色的,至少是让我看得相当尽兴。而这部分真的口说无凭,需要亲眼一探究竟才知其中奥妙。

导演除了玩弄电影规格之外,他也大耍了叙事结构在这部电影里面。

简单来说,我们这群观看电影的「观者」,看见了电影中的「阅读者」拿著书到作者的纪念碑面前,接着便切换成「作者」的角度带领我们了解故事的起源,也就是年轻的作者遇到的年老「主角」,而主角也转变成「倾诉者」陈述起过往,而此刻的作者也转变成为「阅读者」之一,凝听着故事的发生。

在过程中,也用了最显眼的「章节」区分了每一段的故事,我想也是不要我们忘了我们正在「阅读」吧。最后进入尾声的时候,就像经历了一场叙事旅行,我们回到那本书上、那个阅读者、然后片尾字幕出现,我们变回了原本属于的观者。
电影《欢迎来到布达佩斯大饭店》一部被操控的电影
导演不断的让观众变换叙事者的角色。而当我们绕了一大圈,回到原始的身份的时候,导演要告诉你的是什么?

就是你正在看的只是一部电影,只是一部电影。

导演从来没有要你去进入电影,而是不断用画框的变化、叙事者的变化、章节的变化,告诉你「你正在看一部电影,一部被我操控的电影」。所以如果你或你没有发现这档事,恭喜你,被操控了两个小时啰。

尽管把导演操控电影的事情说穿了以后,这部电影其实还是存在着某方面的缺陷,故事结构上虽然紧凑又娱乐、黑色又幽默,但我却不太能理解故事的主题是什么,我不太明白这故事想要表达什么初衷与核心,电影到底想要告诉观众什么?

难道是「只有要缘分,就可以遇到老人跟你讲一段精彩的故事。」这样吗?

还是「只要有能力,就可以从门僮接手一间旅馆。」这样吗?

也可能是「想要无罪释放就要有运气。」这样吗?

也可能都不是。

尽管剧本上潜在着相当大的缺口,但是当我看到电影中的警方非常无能与黑暗作业,倒是点头如捣蒜啦。

好吧,尽管如此,电影那漂漂亮亮的镜头、快快速速的剪接、有有趣趣的对白,总是可以让人忘记那些名不经传的、小缺点。

最后,这不负责任的心得也差不多进入尾声了。

那就来说一下不一定每一位观众都会古哥的事情好了。

还记得里面「苹果男孩」这幅画吗?

应该不会忘记吧,毕竟是个重要的情节之一。现实中,这副画并非如电影中所叙「从文艺复兴开始存在的名画」,而是在电影开拍前两年,导演请一位英国的画家所绘画的。所以千万别把拿苹果男孩放进文艺复兴的常识里面,被别人知道会被笑惨的。至于画作的确切日期就自己去搜寻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