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2019年,乘着70周年献礼的春风,一批“新概念”下创作的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脱颖而出。这些作品或以新的视角打开填补创作空白领域,或虚实相生从宏观微观全景式展现历史,或类型融合增加戏剧张力,一改观众对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这朵高岭之花敬而远之的局面。但其实,进入新世纪以来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的求“变”之路从未停止,这其中张黎导演2008年的作品《人间正道是沧桑》令人印象深刻。

仅看原著,《人间正道是沧桑》本质上是一个相对中规中矩的革命英雄成长故事,尽管它的时间跨度很长,尽管其中的人物关系相当复杂。《人间正道是沧桑》从原著走向剧作,与现在的许多作品相似,其剧作的别致之处是基于电影化创作手法的,但与现在许多作品不同的是,其对于电影的模仿不仅限于光影画面,真正为剧作增色的,是导演对于大时代中形形色色人物和波诡云谲的历史风云中“小情绪”的写意表达。这种“小情绪”既来自于大时代中被遗忘的看似“微不足道”的历史细节,又来自于构成大时代的每一个的个体每一段细微的情感。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1)
外化的情感自白

由于《人间正道是沧桑》主要是基于有原型参考的虚构人物展开故事,时间又几乎纵贯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所以其戏剧性比一般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强得多,人物及人物之间的纠葛也更加繁复丛杂。

张黎导演在进行创作时,将这些层次复杂的人物情绪,由纵向变为横向,甚至运用近似于舞台表演的手法,将人物的内心独白具象为一个主体叙事外的场景进行更直白的自白式表达和刻画,向观众更准确的传递人物性格或者人物的心理情绪变化。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3)
例如,中山舰事变时,楚材得意洋洋地向杨立仁叙述着自己的给蒋的“绝妙”建议时,接到蒋的来电。这一来电,显然表达了对楚材“绝妙”建议的认可,引得楚材表情更加的坚定肃穆。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9)
这时影片插入楚材独自在漆黑的环境里,一束顶光之下几乎无章法的恣意跳舞的场景。这组镜头的时长很短,但仍被切分成了两段,可见楚材十足得意而又努力不外露的情绪。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10)
此处导演运用心理蒙太奇,基本完成了对楚材这个戏份并不多的角色的塑造,确定了他的人设基调——道是家国天下,实是鬼蜮伎俩。以此种手法刻画人物在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中还是非常罕见的。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2)
又如,南京谈判时,林娥去杨立华家看望被收养的自己失散的孩子。亲眼目睹自己倾尽情感的养子与亲生母亲相见,在杨立华看来就是一种血缘带来的情感危机,即使孩子根本不知此系何人,即使林娥只是抱着孩子默默流泪,在她眼中也是母子嬉笑亲密无间。可见,杨立华对于林娥与孩子的接触存在着很深的顾虑和担忧。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8)
超现实的隐喻场景

在《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存在着大量的超现实场景,既包括上面说到的人物情绪的外化,也包括一些重要情节的浪漫主义表达,例如,瞿恩牺牲前瞿霞眼前浮现的瞿家兄妹的诀别;杨立仁主持枪决瞿恩后,面对妹妹立华的控诉面孔冷血,实则内心的歉疚;又如国共二次合作前夕,瞿霞被允许在狱中写作,漫天盖地的稿纸都是她狱中八年想说而不能说的倾诉等等。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4)
相对于这些明示的超现实场景,《人间正道是沧桑》中的隐喻性的超现实场景则更加耐人寻味。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瞿霞在麦田的场景,这个场景从瞿霞被释放开始出现,有时是黑白影调,有时是彩色画面,瞿霞反复抚摸着饱满的金黄的麦穗,在麦田里恣意地奔跑,欢乐地转圈,她脸上的笑容还是被捕前的样子。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5)
与其他只出现过一次的超现实场景不同,这个场景在剧情发展的中后期反复出现,而且并没有明确的指向性。似乎是不断地提醒着观众在瞿霞身上发生的不幸,以及瞿霞的人生灾难已经不可挽回:失去家人的温暖,冷色代替暖色成为她周身的主调;回不去的无忧无虑,生死淡然,眼神中的火苗熄灭;健康的损害,英年早逝;身体的残缺,伤痕和失去生育能力不能像饱满的麦穗一样子孙满,无法与爱人相守等等。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6)
全剧的最后“入狱前的瞿霞”挥舞着红绸,围着杨立青跳着秧歌,迎接着新中国的诞生。这场景让观众们相信,可能真的像剧情所表达的那样,瞿霞只有结束这苦难的一生,像哥哥一样完成“理想通过我得以实现”的夙愿,才能真的自在吧。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大时代洪流下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情绪 (7)
事实上,在《人间正道是沧桑》之前,张黎导演在其作品《中国往事》中就尝试过以上谈到的两种创作手法,但是显然在《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呈现的比之《中国往事》更加醇熟了。

可见,对于革命历史题材表达之“变”的探索,由来已久,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的创作者们都在不断尝试如何在大时代之下以更好的方式关照“小情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