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人间世》成功的热播走红的因素以及创作背景

《人间世》是一部医疗题材纪录片,以不同病症串联起每一集中关于医院的故事,展现医患这类特殊群体之百态。由周全导演,上海电视台与上海卫生计生委出品,已播出两季及抗疫sui特别版,特别版由范世广导演。全民参与、全民讨论显示此篇之成功。

同为医疗纪录片,不同于多关注医生群体及治疗过程,令观众直面生死抉择时刻的《中国医生》,《人间世》弱化了抢救生命时的急促,仅娓娓道来,以镜头聚焦“生活”本身,即医患之间的平常不过的每天,却令不曾关注此群体的观众而动容。不同于持续跟进某一患者家庭,呼吁社会帮助的《生命缘》,《人间世》中是以某一相似病症的群体中不同年龄、性格、背景的多样化生命,以个体映射群像。
纪录片《人间世》成功的热播走红的因素以及创作背景 (1)
1.镜头语言暗藏悠悠哀愁

为营造纪实风格,多数非运用情景再现手法的医疗纪录片以手持摄影、中景景别、灰调画面落实客观性、真实性。《人间世》中,平稳的长镜头占据很大一部分,且很难看到抖动或移动、切换较快的画面,这正是细水长流的医院生活。看多了手术台上的生离死别、病房外大悲大恸这类矛盾冲突激烈的影视作品,观众更能于平凡的生活中咀嚼出微微苦涩,正是因为那一幕幕平稳悠长的画面,才能使人物心境由扁平至圆润,令观众看到的是“人”,而不是“角色”,因此,唤起人们的共情,品尝医患间淡淡哀愁。由此可见,片中,人物形象饱满比事情本身过程更能现其真实感。
纪录片《人间世》成功的热播走红的因素以及创作背景 (1)
“我从小学杂技,19岁得病后,已经在这儿住了34年。”第二集中,一位精神病患者陈述道。此时,他的背影出现于房门内,他看着窗外,而全景景别中,以门上之窗的方正之状框住他,如笼中鸟一般,营造出无奈之中的哀伤。这类别出心裁的选景与画面设计是镜子,照出人物之心情,照进观众心中。这也是其热播之原因。
纪录片《人间世》成功的热播走红的因素以及创作背景 (2)
2.音乐音响寄藏心之所向

前两季中部分集中,没有后期解说,没有旁白,连配音与介绍都由患者完成,全片更无任何局外人参与其中。而让《人间世》变得饱满生动的则是其音乐音响的运用。首先,环境声的多样令其独特而有趣。鸟叫声、风吹声、树叶声填满医院楼前的花园。这种宁静闲适之意境一反人们心中普遍认定的冰冷而可怖的医院。诚然,你心中的世界就是你所看到、所听到的世界,若是所见均为鸟语花香,那此人也是对生命有期待之人。富有生机的环境声暗暗奠定了全片基调,没有那么多绝望、痛苦的体现,而是有着心之所向。
纪录片《人间世》成功的热播走红的因素以及创作背景 (2)
再者,台词中很多都为患者自述,寥寥几句话以不同方式呈现,有的在讲故事,有的用诗句牵出最美回忆,有的,只是重复着“我想出去”的遗憾……言语间,带着的是患者不同的情感,而这种多味交杂的言语若有他人道出就黯淡了许多。而每位患者想去拥抱,他们,却终究得向着无情病魔低下头。反观自身,人们在那些巨大遗憾、孤寂、痛苦的陈述中能寻到自身之价值,他们连这些都能接受,我们面前的只算得上小事。
纪录片《人间世》成功的热播走红的因素以及创作背景 (3)
最后,对音乐的多样运用增其情感。肖邦有言:音乐总能深深触及灵魂深处。大多的配乐在片中多为钢琴等抒情性较强的乐器所演奏的舒缓音乐,出现次数不多,一般运用于人物某一无语言时全景画面或无具体对象的群象场面。这具有了连结延续观众之情感的作用,使五味杂陈的观众心中感情更强烈;而令人意外的是,患者也会进行多次演唱,平时哼哼的小曲,此时成了寄托情感的篮子,从中品味到的那种时代感、距离感正藏了对过去之留恋,对外界之向往。
纪录片《人间世》成功的热播走红的因素以及创作背景 (4)
3.双线叙事托藏深切思想

《人间世》中,由医院中的真实情况与患者的个人访谈交叉叙事。模式上打破了采访与计时的边界,虽较为常见,但此处的运用却是独具一格的。而这体现了穿插访谈的时机与内容上。

每一个问题都具有哲理性,无关某病人本身,而是关于个体间不同的理解。之前很难想象问精神病人,“你觉得什么最痛苦”,“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这类问题的回答一反我们过往对精神病人痴傻无知、嗤之以鼻的认识。“不像个正常人一样最痛苦。”“绝望,cold as ice”……深刻而无奈的理解令社会脱下有色眼镜,待这些人以平凡而同情的心态。诚然,里头不乏也有积极进取、乐观开朗之回答,这正是完美诠释客观真实性,不刻意营造悲伤的基调,来制造煽情效果。不同情感、不同个性无一例外地被展现,而这种多样性不会令观众感到纷乱错杂,没有突出主题,而更能引发深思,甚至增大了煽情效果。原因就在于,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身份——病患,而生病一般来说都是毫无益处,甚至会让人损失一些东西。片中,大部分也为病症较严重之人,正是这层本就令人同情的身份背景,令观众在听他们的访谈时先带着感伤情绪,而在纷繁的见解与言语间,被某一句而击中,而这句是什么是根据观众本身不同价值观与性格决定。例如有人会在病人一句“我想出去”中设身处地而泪流满面,也有人会因“我对未来有很大期待”,而被其不屈不挠的坚强,及笑容背后的无助而触动心绪。如此多的点会让几乎每个观众感动。

再者,访谈每次都会在一小段连续情节后出现,这恰好是休息间隔时段,观众正好喘口气,回味下刚刚的故事,而正在这回味之时,更深刻、而引起思考的言论出现,恰好迎合观众此刻的情感,将情感共鸣层次拔高,使全片阅完,不会产生被内容塞满,思考后续发展的情境,而是内心五味杂陈,难以言表的情绪。此外,生活本身会有些冗长,冲突、感情强烈之时刻总是偏少的,若是连着体验淡淡的哀愁与观看缓缓向前的生活,不免带来无趣感。访谈的出现与当今社会对“慢”的疏远及“趣味至上”的潮流相贴合,只有在这一基础之上,被寄托深切思想的影像才能被完全体会品味。

极高的收视率与网络评分成为该片热播之体现。于众多医疗纪录片中脱颖而出,除有政治性组织等的支持外,其创作特点更为重要。对镜头、声音及节奏的完美把控吸引到了不同年龄、身份的观众。而艺术大多都是情感的体现,区别于单让人物本身蕴含丰富情感,《人间世》于视听、叙事等手法的创新,将人物情感传达给观众,同时还把握于合适的度上,不抹去纪录片的客观性、真实感。以情动人的同时,导演用镜头带领观众走入一个未曾熟悉、颠覆认知的特殊生活。新颖而动情的画面令本为阳春白雪或下里巴人俩极端的题材带有“通俗里见斑斓,曲高而和者众”之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