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导演奉俊昊最大理想就是赤裸裸展现同时代人们生活故事

奉俊昊导演是动摇韩国电影版图的重要导演之一,2003年其作品《杀人回忆》创下韩国510万观众人次的高票房记录,跻身韩国国民电影行列。2009年,作品《母亲》以悬险片的形式引导观众陷入复杂的迷宫的主要故事里,表现了社会和人生的苦难,获得全体国民情绪共情。2013年,他在好莱坞拍摄的作品《雪国列车》表现了人类社会的缩影,同时也赤裸裸地暴露了穷人和富人、掌权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阶级矛盾、个体自由和全体生存之间依靠的矛盾。同在好莱坞拍摄的《玉子》(2017)则探讨全球化、消费主义、动物保护主义等议题。奉俊昊导演的电影中,不仅包含了商业性的有形化表现,而且通过“社会祭”表现出了作为年轻艺术创作家的社会责任感。2019 年,奉俊昊重返韩国本土进行电影创作,推出了第七部电影《寄生虫》,将韩国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和阶层固化等社会矛盾一一展现。最终,奉俊昊凭借《寄生虫》为韩国摘得首个金棕榈奖,又获得四座“小金人”,不仅在韩国电影史上留下极为重要的一笔,也是亚洲电影的历史性突破。奉俊昊导演在叙事方式上使用了正如他本人所说的“多类型混合”的电影处理手法,如《杀人回忆》、《母亲》对传统悬疑片的突破和《汉江怪物》对灾难电影的颠覆等。奉俊昊曾说他的电影想将同时代生活的人们的故事,赤裸裸的真诚呈现,而他也做到了。
韩国电影导演奉俊昊最大理想就是赤裸裸展现同时代人们生活故事 (1)

01根植于民族历史

在许多亚洲国家的历史发展历程中,韩国的社会阶级制度独具其文化特色,韩国在历史上完成了从长期的政治独裁集权的世袭传统向现代意义上的民主制度的转变,但在近现代民族性格的形成过程中,对不同阶级地位在崇尚权威观念的根深蒂固中形成。韩国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深受英美等西方国家的影响,这是全世界资本主义发展现代化的结果,也是适应发展的韩国人自己的选择。虽然民众对韩国传统阶级社会的不满和制度的阴暗面逐渐消解,但外来文明的新鲜感褪色后,人们更加渴望将民族的东西重新回归到在生活中。20世纪九十年代初,后现代主义开始由欧美向亚洲地区“播撒”,韩国文化艺术界也开始受其波及,在后现代主义哲学理念的发展下,韩国将传统的民族特色与西方的现代性不断融合。正如韩国学者李旭渊所说,韩国文化是一种“拌饭文化”, 顾名思义就是吸收很多东西在一起形成的文化。在近代以前,韩国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近代以后,更多的则是受日本及西方文化的影响。由此,在空间与时间上,过去与现代、后现代,东方与西方,这一切都掺合在韩国文化里,是指呈现出自己特有的综合文化风貌。

东亚社会的“现代性”生成的困境在于这个场域内部和外部 (更多的是指“西方”) 的矛盾,儒学与佛教为基础的东方式的前现代文明和西方式的现代文明的矛盾,以及这个场域内部的国族冲突,而每个国族内部受前述两个矛盾的影响而深化出来的内部族群的撕裂状况,这些因素之间的对立并存。韩国现代社会甚至到了必须处理这个问题的地步。这样,韩国就成为现代东亚国家“现代化”矛盾的典型代表。韩国存在着如此迅速接受西欧文明带来的副作用。因此,可以说在全球市场上,大众文化的发展不仅要确保国际竞争力,还要为未来的知识文化主导产业做好准备。与此同时,电影作为具有世界性竞争力的韩国文化资讯迅速崛起。作为向来对本民族的社会与历史现实加以电影化的奉俊昊,对于和好莱坞合作拍摄的《雪国列车》表示,自己并非要进军好莱坞,而是全球背景下需要外国演员的加入。《雪国列车》依旧是韩国电影,韩国制作,韩国投资,只有与好莱坞演员合作。在此基础上,奉俊昊成功的吸收好莱坞工业模式,同样把民族性的元素调动起来,在作品中积极地展示民族民俗、民族精神和民族气质等,来提高影片的质量,他的这种举动表明了将把韩国电影打造成世界最高水平的决心。
韩国电影导演奉俊昊最大理想就是赤裸裸展现同时代人们生活故事 (2)
奉俊昊区别于一般电影导演出身的科班经历,他毕业于延世大学社会系。这也使奉俊昊个人的电影创作动机不远离韩国现代社会中的各种生活和多层次的集体意识形态集群,也成为他传播电影文化的重要基调。电影文化传播是当今人类社会文化传播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表现为以电影为媒介的导演与观众之间的信息相互作用。奉俊昊导演在自己的电影中所描写的叙事之外,通过对其他层次以外的面貌的描写,想要表现出韩国在过去20年间的变化发展中出现的社会矛盾、历史遗留问题争议上的更多的可能性。通过提出自己对新的社会议题的想法,努力表现出应该把尖锐的矛盾和问题放在案板上解决,让观众们通过和电影中的人物投入感情间接的体验。他自己思考了韩国各阶层应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社会矛盾带来的负担。奉俊昊导演的这些反映社会问题的影片有可能成为对特定时代的韩国文化产生影响的重要因素。在物质指向性、快乐至上主义加速、泛滥的韩国社会当今的现实中,他可以说是怀着对传统观念下的社会人文价值的关心和温暖的感情,正在创作记录人们历史苦难的重要文化作品。

02对现实问题的关注

奉俊昊在电影主题的选择上往往是反映出自己想要提出的社会议题,从而引发观众思考的影片。以他的电影《绑架门口狗》(200年)中的事例来进行分析。电影《绑架门口狗》以韩国进入21世纪为背景。当时,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危机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大力推进,韩国社会正经历着青年就业难和两极化的社会等级结构的冷酷时期。正是因青年失业率的增加而选择逃避和退让的青年们在娱乐和网络上麻痹自己,引起社会各界的关心和忧虑的时期。《绑架门口狗》所要谈论的社会议题,也正是经济危机中的韩国青年失意和自我逃避。电影中主人公尹珠的职业是在大学讲师,他对社会风气和人情世故不太了解,而且不知道贿赂和渎职,所以不能被聘用为教授。意识到自己的社会利益驱动所有事情的堕落的现代社会的默认法则中,努力和奋斗没有任何价值,丧失奋斗意志的尹珠在怀孕的妻子的面朴和经济贫困等情况下,丧失了作为男人的尊严。以狗叫声很吵为由绑架狗,这个事件带有强烈讽刺意味的表现了尹珠在这黑暗的社会环境下,以不正常的行动发泄感情,反抗所属社会的面貌,并表现出社会中的青年失去内心平衡的样子,令观众感到无比的悲痛。在影片结尾部分,出现了尹珠拿出妻子的财产当上了教授,轻轻拉下教室的窗帘挡住阳光的场面。观众们通过他的表情获得的成功是以放弃人格和没落为代价的,而且通过丧失自我的代价获得失败的成功。这是对影片所谈论的社会议题增加悲剧性色彩的结构性假设。
韩国电影导演奉俊昊最大理想就是赤裸裸展现同时代人们生活故事 (4)
一夜之间出名的“贤男”这一角色所象征的意义是象征性地表现了这个时代年轻层强烈的炫耀欲望、对眼前的成功的追求,甚至是对过于理想化的感性认识等,可以说是一种导演自己所希望的对当今韩国社会的社会提议。远离现实,依靠蓝图理解外部世界的她心中的外部世界是戏剧性而起伏不断的世界,英雄诞生的世界。玄南在调查被绑架的小狗事件时,讲述了邻居的生活故事。这成为解放“她心中英雄主义”的导火线。这反映了当时韩国社会青年普遍的心理状态,即想成为“时代英雄”,成为备受关注的明星的世态。过度理想化的梦想最终在现实中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玄南救狗的场面在电视上没有被提及,导致了她构建的这一相对价值观崩溃的结果,玄南原本就失去了工作,灰心丧气,失去了年轻的活力,感到非常遗憾。电影中出现的两次奔跑的场面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惊讶,一个是尹珠处理狗的场面被玄南发现后展开追击战的场面,另一个场面是尹珠故意开始跑步,希望玄南能认出自己是姜智雅的绑架犯,这个场面直到最后玄南也没能察觉到尹珠渴望忏悔的样子。“在这里奔跑”在电影中表现出了强烈的象征意义。首先这象征着青年一代用充满活力的能量在社会上不断努力,并奋发图强的面貌。另外,就像电影中的两位主人公一样,这种跑步在人生的道路上渐渐减慢速度,越跑越追逐的目标变得模糊。

在寻找犯人的过程中,尹珠的跑步是对社会现实的逃避和推辞,是追求青年归属的理想主义。结果,他们在赛跑中失去了自我的本体性,并没有认识到社会所隐藏的现实的残酷性,而是满足于现在的饲养和忍耐。可以说,奉俊昊导演希望韩国的青年一代在新世纪到来之际,勇敢地向社会现实前进。他希望通过把这些社会议题设定和安排在影片中,与观众形成深刻的共识。

03社会矛盾下的阶层反思

在2003年和2019年这16年的时间里,奉俊昊导演推出了《杀人回忆》、《雪国列车》和《寄生虫》讲述阶级对立的电影。前两部电影都是以政治诉求为主题的电影,与其他商业电影相比,这种类型的电影的特点是把重点放在探寻大众观点上,阶级性突出,民族意义自然表现出来。只是描写了近代化的、日本帝国主义残余的强压面貌。通过以不抵抗的样子放弃崔小寒的人格待遇的犯罪嫌疑人表现出对社会最低层的强权统治阶级的“死心”的无意识的服从心理,通过乡村警察的愚昧的面貌,可以看出人性的无情和本能的残忍相结合暴露出的人类丑恶的一面。这些底层人民的压迫和痛苦,是历史大事件的残余感情,表面的服从只是掩盖了内心充满的反抗和斗争的感情,是蔓延于社会阶层的无意识的“恨”的根源。这种矛盾的痛苦完全暴露在他的作品中,表现出压抑和痛苦中的人物能否回归到最本质的人性的价值需求中的社会矛盾。奉俊昊正是抓住了韩国民族“恨”的精神内核,在多样风格表达中领悟从而创作出契合时代意义的电影佳作。
韩国电影导演奉俊昊最大理想就是赤裸裸展现同时代人们生活故事 (3)
电影《杀人回忆》中,阶级观点上最戏剧性的变化通过剧中警察角色朴斗满和苏泰允的描写可以看到,警察上部下达了压迫嫌疑人认罪,结束案件的命令。这是为了逃避政府权力机关对政局的不安、为了平息国民和社会舆论的手段、对检举真凶毫不关心的上层阶级极端的利己主义倾向。朴斗满和苏泰允应坚持的不是各自代表的阶级利益,而是对一般社会成员应具备的真理的探索和对生命的尊重。朴斗满和苏泰允应丧失维护社会治安的象征性,面临可能将无辜平民的生死置之度外的抉择。当事件不断回到原点,无辜的生命在他们面前一个又一个地消失的时候,导演详细地描写了怀疑既是他们又是神的行动的对与错,正在发生变化的过程中的微妙的心理变化,并以“社会正义体现在比抓捕犯人更应该优先保护人权”的社会议题,在影片中蕴含了新的含义。

《寄生虫》表达的是韩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社会两极分化问题。电影在空间上区分了富人和穷人,富人住在地上,穷人住在地下。这种区别不仅要停留在空间中,还要创造出超越屏幕的“现实效果”,特别是在电影中不断出现的的“气味”等细节,使得影片所描绘的贫困更加真实。两种身份等级完全不同的人物之间被“空间”、“气味”严格地区分开来。电影中的“阶级冲突”虽是使用夸张的浪漫化的基于喜剧类型元素的叙述表达,但其本质上仍然是奉俊昊导演对“社会阶层”的深度关注和呈现,强调了对人类的最低限度的礼貌。这种阶级矛盾归根结底是社会长久以来的物质性差异导致的,价值冲突引发了底层民众对社会结构合理性的怀疑和不满。在影片中通过穷人“寄生”于富人家庭,以看似喜剧却是悲剧结尾的方式表达了阶级反思,以看似轻松的口吻揭露了残酷又尖锐的社会图景。
韩国电影导演奉俊昊最大理想就是赤裸裸展现同时代人们生活故事 (5)
在娱乐内容泛滥的今天,韩国电影产业超越了单纯地记录社会历史的层面,正在担任让国民认识到社会内部现状的联系性的告发、启蒙、学习等方面的作用。这意味着让人们认识到政治、历史、社会关系乃至经济发展彼此间融合又矛盾的的关系,通过影像来观察整个社会现象。在韩国电影取得高速发展的近十年里,奉俊昊导演凭借不断融合文化和潮流的手法获得了外界的好评和名誉。他的电影及有娱乐性又有深度,基于本民族语境下讲好了“韩国故事”形成了自己“奉氏”电影风格。他的作品就像一面镜子,反映了社会现状,让人长时间思考,起到了反射单纯但内心深处光线的镜子作用。在他的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在自己内心的形象——社会里生活着的“普通人”,而这些“普通人”正是代表着韩国社会,这些都是通过电影而让人产生的深刻思考和反省。
韩国电影导演奉俊昊最大理想就是赤裸裸展现同时代人们生活故事 (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