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自《人民的名义》播出以来,新时代政法剧走入观众视线,此后《决胜法庭》等一系列新政法剧不断涌现,而《巡回检察组》较以往同类型电视剧在选题、叙事等方面进行了多方面的新尝试。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1)
NO.1走向“正在进行时”

《巡回检察组》中以男主角冯森为载体,首次将巡回检察制度呈现在影视剧中。与许多政法题材电视剧致力于对社会现象进行“总结陈词”不同,巡回检察制度在我国方兴未艾,这种“与时俱进”的创作思路在我国的政法剧中是鲜有的,一方面达到了政策科普的效果,另一方面也提高了观众的临场感。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2)
NO.2告别“大院儿”,拒绝浮夸

我国的政法剧是天然具有“大院儿”气质的,这与我国近现代的历史脉络和国情有关。新中国建国初期,大量的干部脱胎于革命战争时期的部队战士,他们被派往各地开展工作时往往被集中安置在一定的区域聚居、工作,这种与当地群众工作生活方式具有明显区别的区域逐渐被人们称为“大院儿”。长期以来政法题材作品多围绕“大院儿”展开,一方面表现为“大院儿”中的权力纠葛,另一方面表现为“大院儿”人的情怀。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9)
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当下政法战线的工作者和工作内容与周围社会环境的距离越来越小,“大院儿”元素逐渐退潮。根据这一现实特征,《巡回检察组》极大程度的告别了“大院儿”气质,展现了新一代的来自不同成长背景的政法工作者的多元化性格和风采。例如,剧中的一线政法工作者几乎没有像《人民的名义》中那样大量明显的体现出“大院儿”背景;而同样是由政法学院走入政法工作的熊绍峰和罗欣然的性格截然不同,熊绍峰看似圆滑周全实则行为漏洞百出被人利用,罗欣然坚持原则但工作上比较“小白”等等。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3)
《巡回检察组》在告别“大院儿”的同时,也并没有走入“律政佳人”或者“与世隔绝”的误区。与政法相关的职业,如警察、检察官等,剧中多有涉及,该剧在处理这些职业形象时极大可能避免了浮夸气息。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8)
他们也是从万家灯火中来,没有霸道总裁,也没有绝世佳人,他们没有“金手指”,卧底就是要放浪形骸;制服是体制与权威的象征,不是撩人的工具;下班后,他们也是社会中普通的男男女女,也有情感问题,也追随时尚。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4)
总体而言,该剧较为完整的构筑出了新一代政法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世界。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5)
NO.3“案件中心制”,十案联动

“案件中心制”是《巡回检察组》的另一大亮点,区别于以往政法剧的单元式或“一案到底”式的叙事方式,《巡回检察组》用十个案件彼此联动来展开情节,通过逐步揭示十个案件之间的隐秘联系推动故事发展。这十个案件在时间上形成倒序关系,以重查“九三零”案件为起点,像推到多米诺骨牌一样,不断地由新发现的疑点追本溯源,当原点事件出现时,所有的案件都被联系起来,也就揭开了真相。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6)
《巡回检察组》中涉及的十个主要案件就内容来看,是比较多元的,既有政策性的扫黑除恶案件,也有机关内部的保护伞问题;既有富贵无极的犯罪者,也有潦倒的申冤者;既有复杂的连环案,也有一触即溃的假象。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7)
但是该剧这种“案件中心制”的尝试也不是万无一失的。与主线的十个案件关联性比较弱的案件和人物交代的就比较模糊,比如巡回检察组的另外两个组员,又如监狱中纸刀案的后续。而且这种叙事方式也导致了,前期情节进展比较缓慢,后期原点事件浮现后,整个故事走向迅速明朗化,一步迈入大结局。
热剧《巡回检察组》告别“大院儿”走向“正在进行时” (1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