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禅宗佛理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

《春夏秋冬又一春》是韩国导演金基德的著名代表作品,影片通过对老僧与小僧之间的互动描摹,展现人世轮回与欲望救赎。东方式禅意空间的营造与因果轮回的佛教意识相得益彰,达到了意境与禅理皆在的艺术效果。
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禅宗佛理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 (1)

一、极简空间:禅宗的“空”与“无”

禅宗有言:“破实为虚,以虚求实”“有即是无,无即是有”,禅意空间往往呈现出一种静谧空灵的美感,学美术出身的金基德在影像空间的架构上讲究静美与蓬勃的平衡感,在幽玄中尽显禅宗意趣。影片以一组长镜头开场,随着一扇门的缓缓打开,故事发生的主要背景呈现在荧幕之上。一个小型的佛阁寺院屹立在湖心中央,周围群山环绕,氤氲雾气将群山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四下寂静无声。影片用大量的固定机位长镜头展现青山、绿水、薄雾、群山、小船、佛像,达到了唯美的极致。类似的空镜在影片中比比皆是,看似空无,实质在营造一种意境,一种空寂之感。
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禅宗佛理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 (1)
在布景选择上,以少代多、以简代繁是影片的主要特色,老和尚与小和尚的活动范围被限定在寺院与山岩之间,封闭式叙事空间营造了一种与世隔绝的疏离感。金基德对叙事空间的延展遵循“以简代繁”的原则,小和尚的出走与杀妻是影片主要叙事空间之外的延伸部分,影片通过小和尚的陈述和报纸上的一则新闻简要提炼了情节,以此把故事浓缩在特定的叙事空间中。

所谓以虚求实,虚实相生,布景的极简与情节的浓缩指向“无”的境界,这里的“无”并非“空无”,而是禅宗所推崇的“空性”“不二之法”等思想在艺术中的具象呈现。在某种角度上,影片所打造的极简空间与空灵禅境使人获得视觉与心理上的扩充感,以想象填补虚空,从而实现了最大化的“有”。

二、隐喻符号:万般皆佛理

在索绪尔看来, 语言单位具有双重性质:一方面是概念, 一方面是音响形象(sound image),表示概念的形式是能指,被表示的概念是所指。影片中,水、蛇、鱼、佛像等意象作为一种能指,在增强画面本身镜语表现力的同时,蕴含了更具深意的所指。
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禅宗佛理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 (3)
佛像是影片中频繁出现的意象,每个季节开始前的第一个镜头都是一扇雕刻有狰狞面容的门神画像的门被缓缓打开, 暗喻着整个故事都与宗教佛理有关。小和尚每日清晨跪拜的小佛像承载着自身自性的隐喻,年少的小和尚对少女动心的时候,对着佛像虔诚祷告是他对欲念的自我斗争,当他沦陷爱欲之中,这尊小佛像也始终伴他左右,但年少的小和尚还无法征服欲念,在妒与痴中犯下罪过,而佛像却始终如一。

影片结尾,已经年老的小和尚抱着佛像上山赎罪,在山顶,小和尚双手合十,此时佛像俯瞰芸芸众生,也意味着小和尚内心佛性的转化。借助佛像,故事中的人物完成了自身的超脱与救赎。禅所求之佛并非佛像本身,正所谓一切所见之佛皆是表象,不能永恒,只有自性,才是佛家真髓。佛像将宗教神秘感与隐喻性合二为一,小和尚也在半生的体验中参悟了佛性,实现了自我救赎。

水也是影片中的重要意象,在影片中,水隐喻着原始欲望。春天,小和尚天真懵懂,每日跟随师父采药、打坐,闲暇时候去溪流中捉鱼和青蛙取乐,这个阶段水位较低,暗示着欲念已蠢蠢欲动。夏天,患病的少女来庙中修养,小和尚在与少女的相处中破了淫戒,而此时山涧的小溪波涛汹涌,湖水漫过寺庙的山门,欲望之火已经不可阻挡。秋天,中年的小和尚因爱生妒,惨遭背叛后杀妻归来,老和尚也在湖水中圆寂,湖面的平静暗喻着救赎之路的开始。冬天,湖面结了厚厚的冰,皑皑白雪宁静怡然,小和尚用水做了一尊冰雕佛像,如果说水是欲望的象征,而冰则意味着欲望的凝结,小和尚心中的欲念被冰雪净化,凝结成心中的佛。

动物在金基德的影片中往往也极具佛学意味,小和尚与少女在溪流中嬉戏时出现的金鱼是个体欲念的象征,多次出现的蛇是罪恶与诱惑的寓意载体。对于金基德来说,象征是传递电影意义的潜在且高效凝练的艺术手法,在他构建的影像世界中,物被赋予丰富的含义,在这些反复出现的意象群中,生命的感悟与佛法智慧融汇其中,宗教与艺术的象征性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三、复调结构:自业自得,生死轮回

“非异人作恶,异人得苦报;自业自得果,众生皆如是。”——《正法念处经》卷七偈语

轮回的理论来源于生命的轮回流转,因果相生,善恶有报,生生不息延伸至来世。《春夏秋冬又一春》处处展露出因果相生与生命轮回的逻辑,有研究者曾对影片的复调式叙事结构进行分析,结构的回环复沓与佛家轮回观相辅相成,独特的互文式结构使影片呈现出巨大的艺术张力。
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禅宗佛理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 (2)
“春”“夏”“秋”“冬”“春”的章节组织借助季节的更替阐述轮回的真谛。春天,小和尚把石头拴在鱼、青蛙、蛇的身上玩乐,老和尚为了惩罚他也将石头绑在他的身上,并教育他说:“如果那些动物都死了的话,你今后的人生中将永远背负一块石头”。善因种善果,恶因种恶果的禅理借由老和尚之口道出,也暗示了接下来故事的走向。

在四季更迭中,尽管成熟老道的老和尚自始至终把小和尚往正确的方向引导,但小和尚的一生仍然经历了“贪、嗔、痴、恋”,直至垂垂老矣才参悟禅道。又一个春天,蒙面女人将一个婴儿放到寺庙,婴儿长大后,仍然以折磨鱼、青蛙、蛇为乐,而此时的小和尚已经变成了老和尚,情节的复调彰显深刻内涵。人性中的邪念、欲望在轮回中生生不息,禅意也在这种复调式重复中得以显现了。

纵观金基德的所有作品,不难看出,他的影片在“禅宗”外衣下,始终蕴含着对“人是什么,将于何处寻得安宁”这一永恒命题的探寻与求索,而这种探寻反过来也形成了独具东方传统审美意蕴的“金氏风格”,这也正是金基德电影中“佛性”之所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