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缺失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无声》是一部台湾电影,讲得是特殊教育学校的事,据说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拍摄,有网友说这是台湾版的《熔炉》。小宅看完电影后,感觉这个电影和《熔炉》不是相同的主题。《熔炉》是用性侵来发声,最终是表达强权干预下的法制、把人与法割裂开引发的民众与政府的矛盾,反应的是公民的基本诉求问题;而《无声》,虽然也涉及到性侵,但更倾向于提出个体与整体,个人与社会集体的矛盾,同时还粗略表达了导演对于人生、罪恶、善良这些东西的延续性的思考。

电影的大概内容是说一个有听力障碍的男生,来到了一个新学校,然后目睹了校车上一群男同学性侵女同学的场面。男生想要帮助女生摆脱被凌辱的不幸,碰到很多困难,而女生的态度也让男生不解,但事情最后还是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只是这个过程,也就是代价,很大。而罪魁祸首,反而是并不特别严重的小恶。请注意,这里的小恶,是相对的。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
电影一开始,是男主在追一个年龄偏大,看起来像乞丐的人,并发生了肢体冲突,男主随后让警察带走。这个开头很有意思,奠定了整部电影的基调。即,人们总是愿意凭主观感受去判断别人。男主是一个有听力障碍的残疾人,他追那个乞丐(小偷,姑且用乞丐代替),是因为乞丐偷了他的钱包,而在拉扯中,乞丐咬了男主,于是男主动手打了乞丐,然后被警察带走了。

在警察局,由于男主有听力障碍,与警察沟通就很不顺畅。而男主正好是青少年,并且年轻力壮,警察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男主打别人,所以警察主观上就觉得男主不对,也不愿意相信男主说得乞丐偷钱包在先,更不相信乞丐咬了男主。这种不信任,导致男主更加不愿意信他人,并且更加觉得自己这样的残疾人无论说什么,别人也不会信。

随后,是男主的老师来到警察局,这位男老师是一个正常人,在特殊学校教有听力障碍的学生,所以充当了翻译,与警察解释完,把男主领回了学校。男老师很关键,他相信自己的学生,从立场上站在了男主一边,这也为后面故事的发展起了铺垫作用。其实,领导干部、执政者,脱离群众,为什么危险,从这里也能直接看到:你没有站在人民的立场,你没有到人民(群众)中去,你怎么了解人民?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2)
警察只知道男主有听力障碍,但没有真正去了解听力障碍的人的心理如何,也不会去考虑男主的所有举动意味着什么,而男老师作为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他明白这样的学生其实与正常人有很大区别,所以知道他们的心理,所以能够站在学生的立场去处理事情。

电影并不复杂,男主到了新学校,认识了女主。有一天,放学后,乘坐校车回宿舍的路上,男主偶然看到校车最后一排,一群男生在性侵一名女生。这让男主感到吃惊和惶恐。而这一切,司机以及随车的老师(也可能是学校相关工作人员)都视若无睹,彷佛在校车上集体性侵学生就像是家常便饭。

主导性侵的,是一位名叫小光的学生,姑且称他为男二。男二就像是学生中的老大,有一种校园黑帮大哥的感觉,所有学生都怕他,屈服于他。这是 一个特殊学校,所有学生都是有听力障碍的人。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4)
随后发生的事,就更加让男主接受不了:某天在校车上,男主目睹了女主在后排被集体性侵。于是男主带着女主找老师反应情况,老师了解了情况以后,与校长沟通,但校长避重就轻敷衍了事。

接着是男主为了保护女主,与男二达成约定,代价是男主去吃另一位男生的鸡儿,换取女主不再被性侵。

结果是男二没有遵守约定,依然性侵女主,男主爆发,打了男二。而男二被打住院后,几次自杀,引出了男二其实也是受害者:男二在学校遭到美术男老师常年性侵,导致心理扭曲。而这一切,校长都清楚,但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反而是遮掩,以至于酿成男二心理扭曲,造成校车集体性侵这样的悲剧。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3)
整个电影大致情节就是这样,下面小宅就针对电影里部分情节和人物做一个分析。

电影开场,男主追乞丐,动手打了乞丐后,被赶来的执法者拖走的画面。小宅看电影,一般不深挖,属于粗略性选择自己认为有意思的内容进行记忆和分析。印象中,男主是与妈妈一起生活,男主的父亲只在台词里出现过一两次。首先,男主是有听力障碍的残疾人,正直青少年,而听力残疾,不像肢体残疾可以一眼分辨,所以当这样一个青少年在打另外一个看似年老、衣服破旧的人时,执法者的主观直觉是年轻人在欺负老年人。

执法者看到的画面,是男主在打别人,所以把男主带走了。而男主没有听力,也不会语言,所以在做笔录的时候沟通起来很不方便。像这样天生的、感官上的残疾,是能够被认知的。至少,现在的社会,普遍人都能够粗略了解到聋哑人不能正常交流。那么,除了感官层面的残疾呢?例如:精神层面的残疾?个业层面的残疾?心理层面的残疾?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4)
当你在劝说别人讲道理,当你认为别人不可理喻时,你是否主观上、天然的带着你自己的认知与感受,在与对方沟通交流?当你们的沟通不顺畅时,进行不下去时,你是否也简单粗暴认为这只是理念问题、‘思想问题?

男主是残疾人,他内心里有一份阳光。当他发现校车上的性侵时,他有用行动去表达他的想法,虽然没有人理睬;当他看到女主被性侵时,他有去鼓励女主向老师反应,并最终通过努力,带着女主一起到老师那里寻求帮助;当校方敷衍了事时,他为了保护女主,接受了男二(小光)的约定,舔了另外一个男生的鸡儿(这一段,男主处理的不好,但年轻人不成熟,轻易向罪恶妥协是比较平常的,不必上升到智商高度来指责男主太傻,任何的进步都是经历残酷的社会摧残带来的)。

当小光违背约定,性侵女主,男主终于爆发,把男二(小光)狠狠揍了一顿。从这里,以及电影开场,可以知道男主其实拥有一定的暴力倾向,并非是胆小怕事的性格。最后男二在医院时,男主还不解恨,到医院去准备修理男二,却猛然发现男二割腕自杀,才知道男二其实也是受害者。只不过是从受害变成加害。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5)
男主偶然在校车上注意到女主喜欢路边的戏台表演,然后陪女主在雨中看了一次戏剧。这个镜头很温馨、甜美。男主能够敏锐地发现女主的内心,并用心去呵护女主,也许男主并不喜欢戏剧,但愿意陪着女主去看女主喜欢的东西,这就是体贴。世上的感情,也没有那么复杂,你喜欢,我愿意,有时候就是一种美好。镜头里,女主的笑容显得有一些疲惫,这是一种在生活里倍感压力和孤独,偶然释放出来的欣慰。她是个残疾人,她害怕外面的世界,因为外面的世界她融入不进去,在短暂的雨中看戏片刻,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安宁。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5)
当女主被性情后,男主带着她来找男老师反应问题,男老师问她为什么不寻求帮助,她的回答“我更怕被丢带外面的世界”。这句话听着很让人心疼,她是个残疾人,她也是人,她也想要快乐幸福的生活,被理解被接纳。可是外面的世界,她融入不了。于是,明知道被性侵是一种伤害,但相对于外面的世界,她选择了接受性侵。电影里,她几次替男二(小光)开脱,说小光他们只是在玩,平常都是很好的人,只是性侵这个毛病很不好,她讨厌,弄得她很疼。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20)
男主目睹女主被性侵后,试图说服女主一起去向老师反应情况,女主拒绝了男主的建议,男主非常不解,问:假如他们(指那些有性侵行为的男生)下次拉我去校车后排,怎么办?女主的回答。

对于女主来说,能够在学校里,能够跟大家一起玩,就是快乐的事,只有学校里,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被性侵虽然是一件令她讨厌的事,但只要忍耐一下就会过去,就不会被同学们排斥、冷落、孤立。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6)
男主目睹校车后排的集体性侵事件。一车的学生,后排被几件校服挂起来遮挡,一群年少无知的残疾学生,把性侵当成一件好玩的游戏。这种事情发生几年了,校车上的女生也习以为常,每天都有学生被拖到后面成为被侵犯对象,但却没有一个人想过要制止、杜绝这种糟糕的事情再次发生。

男老师向校长反应学校的性情事件,校长看似站在为被害学生角度考虑,实际上就是找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替自己的不作为开脱,这也是一种人类的“大脑自我保护意识”,这非常可怕。关于大脑自我保护意识,小宅公众号其它文章多次提到过。注意这个镜头模糊的背景,是学校获得的荣誉,也暗示着荣誉的背后是肮脏的交易。

性侵事件曝光后,校长接受媒体采访。注意看这个背景,是一个台阶,一个遥远的台阶在镜头的远处,应该是导演暗示,面对公众校长说的话,都是为了背后的台阶,上升的台阶。这也是现实社会残酷的一面,残酷,却平常,但没有多少人真正关心为什么。

女主初次被性情后,其实有向老师反应。但得到的确实老师的不以为然以及颠倒黑白。这里需要重点说一下,这个老师是知道校车上的事情的,其实充当了帮凶的角色。当女主来求助时,她首先质问女生:他们(指男生们性侵的时候)知道你不喜欢吗?知道你不高兴吗?他们只是在玩,只是和你玩游戏,你的想法他们并不知道,所以他们就不是欺负你。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7)
这个逻辑简直属于偷换概念的鼻祖级别,残疾人,听不到、说不出,但不代表连基本的自我意识都没有,身体被人侵犯有没有问题还需要征求别人意见?也正是有这样的老师,放任不管,甚至包庇开脱,才导致事态越来越恶化。也正是这样的老师存在,坏事才能长久不被人知。

现实生活中,例如父母官、监管部门、执法部门,如果替罪行开脱,包庇罪行,那么,前来寻求帮助的受害者,又能又什么办法?

在这个老师眼里,事情压在她这里,就万事大吉,不会影响学生的声誉,貌似顾全大局,这和很多地方的检查监察部门、信访部门工作人员一样,貌似站在从全局出发的高度,把事情压在自己手里,维护一个“美好、健康”的外在形象,不入手解决实际问题,最后导致事态严重恶化。

防范未然,更得亡羊补牢!

男二(小光)要男主去吃另外一位男生的鸡儿,男二心理是扭曲的,他把性行为当成是“玩”,电影里他多次说到“一起玩”,说得轻描淡写,完全不认为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有多么恶劣。实际上,男二是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妥,也许,他意识不到这是犯罪,但他绝对知道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只是出于一种仇恨、报复以及年少冲动,对性不了解的复杂情绪支配下,他选择性把这个事情当成游戏。从电影给出的内容,观众还是能够明白,男二其实知道这种行为不对,并且拥有着基本的善恶观,只是控制不了,又没有老师开导和指引。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8)
这里集中放几张男二,男二还是挺帅气的。男二多次自杀未果,在天台的哭泣。这场戏非常触动人心,他迷茫、无助、痛苦、绝望。这是一个孩子,他是犯了很严重的错,但他确实也是一个受害者,并且,他从受害者转变为加害者,不是简单的报复行为,而是有深层的心理原因,这其实就是社会的教育责任、教育义务没有尽到。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9)
首先,他是一个残疾人,听不见、说不出。正常人青春发育,伴随着生理的变化,心理也会有变化,矛盾挣扎、困惑迷茫,都是正常得,这个时候,家长和老师的关怀和教育,正确引导,至关重要。但他却被美术老师性侵猥亵,从而导致心理扭曲。更要命的是,他长期被老师性侵,又爱上了自己的老师,这就更加摧毁了他的心理。

从电影内容来看,男二(小光)是一个比较优秀的孩子,学习上进,也乐于助人,教唆逼迫别人性侵,自己并没有加入。这其实就是心理扭曲了,最后他强暴女主,是因为再次见到美术老师,屈辱、仇恨夹杂着畸形的爱驱使他找不到出口的结果。

美术老师现身的时候,小光的状态。他第一次在电影里显得沉默、平静,但明显能感受到他内心里那种复杂的情感,而男主也注意到了男二这种反常的表现。为故事后续埋下了伏笔。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9)
女主在男老师面前,痛哭,表达自己真实感受。虽然女主说宁可选择被性侵,也不愿意丢在外面的世界,但事实上她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她讨厌不被尊重,讨探被侵犯,只是两害相比,她选了其中一个。

女主为了不怀孕,去做手术(大概是绝育手术),有时候,人们总是觉得这种行为很傻,觉得年轻人幼稚可笑,但,试问,谁没年轻过?这是她能力范围内、认识范围内,她唯一的选择。应该问问,是谁,让她没有了别的选择。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6)
电影的结尾。这个眼露凶相、充满杀气的少年,就是男主在被胁迫的情况下,舔鸡儿的对象。也就是,这个少年被男主吹箫了。从年龄上看,这个少年比男主小很多,电影中,他一直挣扎着,求男主不要。男主一方面是被男二胁迫,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女主,最终屈服了,舔了这个少年。

这个结尾,理论上,是开放性结局:少年(这是在校车上)可以选择替睡着的男生盖上衣服,担心男生着凉,盖身上,就是关怀;盖头上(电影前面有交代,校车后排性侵,就是用校服先蒙住头),那么就是另一个校霸小光出场,又将轮回新的罪恶。

理论上是开放性结局,其实,小宅通过电影,觉得就是“新的恶龙诞生”。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0)
写在最后:

残疾人,像电影里这种有听力障碍的,他们缺失的是感官上的东西。这实际上就是人与人的差距、人与人的不同的,在某些层面、领域的集中投射。人们总是容易主观上,带着自己的感受去判断他人,而忽略掉其实人与人之间是天然就拥有着很大差距。

电影里的校长,她满口说得都是办学校有多么不容易,给孩子们一个学校学习有多重要,犯罪的老师背景有多强大,这些也许都是事实,但掩盖不了她不作为的本质。虽然,她确实做了一些工作来防范罪恶发生,但涉及到关键点的时候,她就妥协,这就是马克思说得“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因为,这个校长的眼里,校长的位子最重要。男老师在最后,质问了校长一句:你会手语吗?这算是点睛之笔,灵魂拷问。你一个校长,口口声声说为了孩子,但你作为特殊学校的一把手,你连手语都不会,你还说你为孩子负责?这种东西,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到底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校长”这种身份。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1)
男主,是一个善良的、勇敢的人,能力有限,但他依然用他的方式去抗争,最后也取得了一定的胜利。最让人伤感的是,男主为了保护女主,舔了别人的鸡儿,他妈妈知道以后,觉得他脏,觉得丢人。在和妈妈的争吵中,男主爆发了,生气了,质问妈妈:是你在比。意思是,妈妈虽然一直嘴里说着爱自己的儿子,没有拿儿子和正常人去比较,但实际上,心里一直潜意识在做对比。儿子为什么舔别人的鸡儿,她没有问,只是从成年人的视角,认为儿子这样做有背基本伦理纲常。这值得所有父母好好反思,自己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是不是不自觉的带入了自己的主观感受,而没有真正把孩子当成孩子来看待。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7)
女主,没有父母,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奶奶在得知性侵事件之后,选择把女主关在家里,不让女主外出,也不让去学校,用这种最土的方法来保护女主。实际上这也是无奈,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女主,在受到侵犯时,她其实选择了寻求帮助,但碰到了颠倒黑白的老师,她放弃了反抗。是呀,她更害怕被丢在外面的世界。她是软弱,可是她又能如何?男主第一次被拖进厕所,差点被侵犯时,是女主按了警铃,解救男主的,可以看出女主其实是有一定的勇气,只是,在现实面前,一些事她无能为力。

男二(小光),从一个受害者,变成施害者,如果当初有人能帮助他,他也不会陷入这样的扭曲,酿成悲剧。日本人拍过一个关于人性的电影,当受害者长期被迫害时,会导致对施害者的畸形依赖。如何去防范这种心理转变,才是人们该关注的,而不是纠结于人性有这样那样的弱点,就放弃了去改变。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2)
男老师,算是电影里温暖的一笔,他始终站在学生的立场,通过他的努力,让事件最终曝光,推进了事件往好的一面转变。这就是主观能动性,人们没办法一下子让事情变好,但总要去做,去努力,就会有转机。社会,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存在,才会一点点的美好起来。

美术老师,这个在电影里几乎没有露面的人,是罪魁祸首。他侵害了一个学生,导致这个学生心理扭曲,最终才酿成整个悲剧。刘备说“勿以恶小而为之”,他犯了一个“小错”,但这个小错最终引发了连环的罪恶,可见,社会的共业是多么可怕。同样的,“勿以善小而不为”,当你传递一个温暖,行一个善举,这份温暖和善良,也会有相应的反应,你如果想要社会更好,你就应该去做,社会会因为每个人的善,而走向更好。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8)
就像男主说地“那什么都不做吗”,不去做,就不会有改变。去做,也许改变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多,那么快,但要相信,它总会越来越好。因为,这就是你的选择。你到底是没有选择,还是“自我保护意识”下的欺骗式选择,只有你自己知道。就像那个校长,说了一堆办学校的不容易,但真正核心的,到底是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
台湾电影《无声》心灵和精神层面的确实有时候比身体感官的缺失更重要 (13)
人们总是不愿意去关注与自己关系不大的事情,当一个人未成年时,他往往不关注养老,也不关注社会发展;当一个人没成家时,他往往不关注孩子教育,也不关注异性的实际日常。这些,都是普遍的,但,每个人,都会从未成年,到长大,到衰老。不要等自己想关注时,才感慨没有人关注自己。

特殊群体,缺失的只是感官,就像小宅以前文章里写得失去痛觉的小男孩。这些缺失,其实还不算可怕,因为都可以通过其它方式来弥补,也能相对直观的发现。但心灵层面、精神层面的缺失,往往都不易觉察,这就是个业和共业。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不仅仅是致力于物质世界的丰富,也要有意往精神世界,个人情感方向去努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