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韩国朴导演经典的复仇三部曲分别是2002年的《我要复仇》、2003年的《老男孩》、2005年的《亲切的金子》。今天小宅重点讲讲《亲切的金子》这部三部曲的终结篇。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电影《亲切的金子》讲的故事情节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并没有太多的悬念,金子19岁时被老师用女儿威胁,顶替老师成了杀人犯入狱。在监狱里她无时无刻不在谋划着如何复仇,为了达成这个目的,金子对狱友特别好。于是,金子服刑十多年出狱以后,在狱友的帮助下,成功手刃了仇人。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金子是好人吗?她的善良、亲切,都是实实在在的。她确确实实帮助了狱友,比如说监狱里的“女巫婆”,强迫新来的狱友口交,金子用一块肥皂让“女巫婆”摔了个人仰马翻,最后还用消毒水杀死了“女巫婆”。金子的善良,是建立在她帮助他人的基础上。但是,金子的帮助,也有条件,那就是协助金子复仇。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这里就需要引用一句道德经的名言,代斫伤手。意思是,砍木头这种事情,就该由木匠去做,非木匠代替木匠去砍木头,容易伤到手。引申义就是,惩罚犯罪份子、罪犯,应该有专门的机构来做,不是专门的机构人员如果去执行这种惩罚,那就容易伤手(弊端,有很大负面影响)。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道德经的话是有前提的,即罪犯有人审判。

金子在监狱的助人为乐,有点点“替天行道”的意思,但终究不是替天,她只是为了自己,顺便帮助他人。准确一点说金子的做法就是一种交换。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那,金子复仇,她的理由能站住脚吗?

电影里的金子,在年少时意外怀孕。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向自己曾经的老师寻求帮助,在老师那里生下了孩子。谁知道老师是个变态,偷摸着干绑架儿童的事,并且会残忍的将儿童杀害。事情败露以后,老师用金子的女儿威胁金子,要金子投案自首。金子妥协了,然后在监狱服刑了十多年。从这一点上来说,金子是无辜的,她想要复仇,能够得到理解。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尤其是配合演员的表演,观众也许会更加主观的倾向原谅金子。金子是那么美丽,她帮助人的时候是那么令人如沐春风。但她复仇的决心也是那样坚定不移、复仇计划全面周密、复仇手段干净利索。让观众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美丽的女子,换句话说,如果金子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坏人”,那么她是相当可怕的。非常有自我,冷静清醒的令人毛骨悚然。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电影里,金子的老师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把自己隐藏的很好。这也是为什么能够杀害几名儿童仍然逍遥法外的原因。他绑架孩子、勒索赎金。在他的逻辑里,绑架能够让孩子的家庭更加和睦、更懂得珍惜。这个理由看似有道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种狡辩。孔子说“是故恶乎佞”,一点都没错。能言善辩的人确实太讨厌了,做了错事,道理还一套套的。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首先,绑架就是一种犯罪。且不说金子老师除了勒索赎金之外,他还以杀害儿童为乐。只单独说绑架勒索,就已经是歪路了。同样的,在《我要复仇》里,聋哑人在女友的教唆下,也选择了绑架,女友的逻辑同样是把孩子绑架过来,要到赎金,放孩子回去,孩子没有受伤害,回去之后孩子的家人更加疼爱呵护孩子,自己又拿到了需要的钱,两全其美。虽然在《我要复仇》里,聋哑人绑架出于无奈,并且对孩子很好(孩子溺水死亡属于意外,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但聋哑人女友的逻辑同样是有很大问题的。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比如说,当年香港首富李嘉诚的儿子被绑架,客观上,提醒了李嘉诚保护家人的安全,之后家人出行都做了完备的安保措施。这只是客观效果,绑架本身是犯罪。好比一个骗子骗了你的钱,让你知道了江湖险恶,于是你提升了警惕,意识到了不能轻信他人。你可以说谢谢骗子给你上了一课,但骗子绝不能以此为他的欺骗行为做借口。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金子出狱以后,在狱友的协助下,不仅控制住了他的仇人老师,还查出了老师杀害其他儿童的证据,并且找到了被害人家属,邀请家属一起来复仇。这是全剧的高潮部分,寥寥数语,几句台词,就是一段辛酸的故事(个业)。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比如下图那位女性,她哭着说她母亲做着保洁的活供弟弟读书,弟弟被绑架了,他们全家为了筹集赎金像狗一样问亲朋好友借钱。这其实是很多家庭的写照:生活不富裕,但为了装作体面,不得不人前风光人后受罪。这就是为什么他爸爸坚定的要复仇,而她其实更多的是向生活妥协,她倾向于放开过去,所以她是第一个关心把赎金退回来的人。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在所有受害者家属坐一排,等着手刃仇人的时候,镜头移过去,这个画面是不是有点点熟悉?像不像达芬奇那个《最后的晚餐》?达芬奇那幅画,画的是宗教故事,而这个电影其实就是向宗教宣战。

比如电影的开头,是金子出狱,迎接她出狱的那个金鱼眼睛一样的人,说着宗教的术语、带着圣诞装的乐队、拿着一块豆腐,像使者一样传达“旨意”。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金子面无表情的把他的豆腐抛落,表示着金子没有被宗教洗脑,她有自己的想法,她要用自己的方法去面对“罪恶”,而不是让所谓的“主”来替她做主。这其实跟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里孙悟空出来后,质疑唐僧“我把你心爱的女人打的稀巴烂毛都不剩一根,你的佛又在哪里”有着同样的妙处——虽然两者区别很大。

金子的狱友,都知道金子有复仇计划,但都选择帮助金子。如果说复仇是一件错事,那么这些人都属于助纣为虐。让我们把这个复仇先抛开,再来看这种情况,也许有不一样的收获。

金子帮助的狱友,都是被欺负的、身处难堪与困境中的人。其实,人在这种环境下,没有更多的价值标准,只有最原始的、最简单的: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于是金子帮助了她们,她们就记金子的好,也愿意去帮助金子。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这就很好理解,为什么生活中,几乎所有的罪犯,其实都有朋友、亲人在协助他们。比如一句玩笑话“我偷电瓶养你”,很多时候,只要你养我,我不会管你用什么方式,我都坚定的和你站在一起(共业)。这就是人生常态,并不是每个人的思想层面都能到同一个层次,有相同的价值观、道德观、善恶观。

同样的,在高潮部分,受害者家属排队进去手刃仇人的时候,其实对于每一个受害者家属来说,他们并没有自我表达处理仇恨的机会,也是被裹挟着进去报仇。因为“大家的孩子都被他害死了,大家都报仇,我的孩子也死了,我也要报仇”。实际上,金子反宗教、质疑宗教,但她这个时候也成了“宗教”。这就是为什么总有人说屠龙勇士变恶龙。这些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所以金子那一滴痛苦、绝望、无奈、悲伤的泪,与其说是一种金子的领悟,不如说是整个韩国社会的反问。这句台词跟国内贾樟柯《天注定》里结尾那舞台戏剧词直击灵魂的“苏三,你可知罪”一样,问得人一身冷汗。

导演的床戏也拍的相当棒。比如金子老师的这场:跟老婆吃饭,吃着吃着,放下碗筷,走到老婆那边,掀起围裙、扒下裤子、按住头就开干。相对来说,国产片里那些只会卖弄肉来吸引观众的导演,真的就是垃圾。冲击力相当强,非常符合人性,好色的男同胞不要错过,找来看看。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另外一场,几乎可以和黑泽明媲美的,就是监狱“女巫婆”在浴池强迫新狱友给她口交的戏。没有什么粉饰,只有真实的声音。在黑泽明的《红胡子》里有一场相同的戏,只有声音。只不过,黑泽明那场不是床戏,而是一个病人马上要死亡时候,年轻医生束手无策,惊恐地站在一边,然后全是病人生命最后时刻的呼吸声。“女巫婆”的声音是呻吟吗?未必!那是一种没有存在意义的灵魂呼喊:她要的性,她得不到,她强行拿来的,只不过是毒药。这是韩国经济发展下人的追求的扭曲、幸福的扭曲。而造成这一切的,总有一个宗教的影子,只不过宗教化身成金钱、文化等形态在侵蚀韩国人的灵魂。

金子是亲切的,导演在电影里表述“人最后的善恶就取决于别人如何对自己”。结合“我偷电瓶养你”去理解会更好。这,就是导演三部曲最后找到的答案。亲切,在韩国可能有不一样的含义。比如下面这张图,这个女人杀自己的闺蜜的时候,说出“你这个人太不亲切了”这句话,亲切更多的倾向是“真诚、真实的善良与温暖”。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金子的亲切只有表面的,因为她带着自己的目的。但她是在抗争,向宗教宣战,她没有更好的选择。就像,有时候社会上有恶性事件发生,人们总是说“他为什么这么极端,他为什么不向法律求助,他为什么不冷静一点”。其实,很多时候,有些人是走投无路。不爬上楼顶,就没有人愿意听他们要说的话。作为个体(个业),他们是牺牲品,但放到历史进程、社会发展中,这就是共业。

从《我要复仇》里,导演摆出的问题很现实尖锐,导演也找不到解决的方法。因为复仇的对象导演自己并没有找到。

聋哑人的仇人,是欺骗他的那些器官贩子,但他自己是造成老板女儿溺水的直接绑匪。老板,是企业家、资本家,但他同样是底层爬起来的贫民,他有钱,可是他并没有尊严。他的钱确实是他努力换来的,所以他心安理得认为他不必过于仁慈,但现实问题是:很多人需要钱却没有途径获取,并非人人努力辛苦就能有机会赚钱。
韩国电影《亲切的金子》里觉醒之初的茫然,代斫的沉重共业
在《老男孩》里,仇恨有了具体的指向:其实就是内心软弱的自己。反派(姑且这么说)和自己姐姐相爱了,这种不被接纳的畸形爱情被暴露以后,姐姐选择自杀,反派觉得是暴露的原因,所以要报复那个暴露的人。可最后他发现,真正的敌人其实是他自己的内心,不敢面对姐姐。而深一步去挖掘的话,反派超级有钱,他畸形的爱情,其实就是韩国社会发展共业落到他个人身上的个业,只不过这个个业他承受不起。

到了《亲切的金子》,导演终于向宗教宣战了。韩国经济发展,到底给人民带来了什么,操控这一切的究竟是什么?人们图的又是什么?于是导演让金子站出来了,给了金子一个被陷害的设定,再这个基础上金子的一切行为就能够得到理解。人,应该要亲切,如果社会不让人真正的亲切,那么,先假装亲切,让亲切先存在。这就是“种子”,有了种子,就会生根发芽。法律拿坏人没办法,那么金子就用自己的手段去惩罚坏人。但,这终究是代斫伤手的事。

所以被害者家属,只有那个没穿塑料膜防血一刀毙命的黑衣老太太和金子,真正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她们一群人代斫伤手,用私刑审判仇人,即告诉大洋对岸的宗教“韩国人不愿意做奴隶”,同时也提醒着韩国人“如果政府不能为民,那么总有民出来取代政府”。

从这一点上来看,疫情下的韩国阵亡了。而一个新的,属于韩国人的韩国,要重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