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影《火口的两人》:活着就要遵从内心

对于日本电影《火口的两人》小宅是在一次意外之中发现的这部被称为日本19年最佳电影排名第一的作品。这部电影只要是揭露在末日情节之下日本人那种既然活着就要遵从内心洒脱的佛系生活。

远处林立的高楼和飞驰的火车都与河边悠闲钓鱼的男主贤治形成鲜明的对比,也暗示这在日本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男主贤治异于常人的生活状态,男主接到父亲的电话告诉他前女友直子将要结婚,希望他来参加婚礼。
日本电影《火口的两人》:活着就要遵从内心
男主在若有所思的平静中拉起鱼竿,空空的鱼钩就像他此刻空落落的心情。男主为了参见婚礼来到故乡秋田。女主得知后找了他,时隔多年的没有见面并没有显得生疏和尴尬。

原来直子母亲和贤治母亲是亲戚,直子母亲过世之后由于父亲工作繁忙一直居住在贤治家中。也就是说他们两个是表兄妹,这也是他们两个人分手的原因之一。

直子在几年前辞去了幼师的工作,经父亲介绍在一家小企业打工,贤治在母亲去世后辞去原来的工作,地震导致很多企业倒闭,他也一直处于打临工的游民状态。他们都没有世人眼中体面的工作,同时又都更愿意遵从内心而生活。
日本电影《火口的两人》:活着就要遵从内心
直子的未婚夫北野是经人介绍的一名很有发展的军官,但是直子觉得他的发展对自己来说无关紧要。这些都不能给她的内心带来满足,直子找到贤治说是让他帮忙搬电视到婚房。但是这也可能够是为自己的思念找出一个无比牵强的理由吧!

整理行李中他们发现了相恋时留下的相册,里面竟是他们情爱的照片,那年他25岁,她20岁。照片满载这感伤和回忆,同时不停的波动这两人的心弦。

两人来到直子的新房她说,我要和北野一起用这个电视机看东京奥运会吗?完全无法想象那些画面,这也流露出她对未来婚姻生活的不甘和无奈。独处中她说出,只要今晚就好,让我们回到过去好吗?
日本电影《火口的两人》:活着就要遵从内心
就这样情欲和肉体再次和过去一样交织在一起,一夜之后重新燃起欲望之火的贤治也不再淡定,再次来到直子新房,不由分说的释放一汽。直子告诉他只有昨晚那一次,以后都不可以了,但是贤治不同意。没有办法,他们约定好这样的关系只能维持到北野出差回来的这5天时间内。或许直子内心中也有相同的渴望吧。

就这样他们没日没夜的在一起纠缠,在一起吃饭睡觉逛街,过起了或许是内心十分渴望而又不得的夫妻生活。这让直子忘记了迫于无奈的婚姻,也让贤治忘记了上一段失败婚姻的创伤。
日本电影《火口的两人》:活着就要遵从内心
在相处的几天时间内,两个人是不是的讨论地震相关的话题,原来这段电影是设定在日本大地震之后,突如其来的灾难给日本人留下了心里恐惧和阴影。这无时无刻不笼罩在他们的心里,在焦虑和害怕的同时他们又对活着感到庆幸,他们看到那么多人在地震中死去,对人生也有了新的感悟。

贤治说,他能想象到末日来临的景象,可无法体会经历那段事情的心情。这也看出他在经历命运最为黑暗的时刻多了一份成年人的平静和妥协。少了一份少年时期的迷茫和逃避。
日本电影《火口的两人》:活着就要遵从内心
直子坦然,只有在贤治面前,才能无所顾忌全身心的投入,也可能因为两人的这份血缘关系。就这样他们在家,在宾馆,在公车都尽情的释放这自己。

时间转瞬,最后一天的清晨醒来,只剩下贤治和直子留下的便条。直子告诉贤治,这5天非常的开心,谢谢你的陪伴,也期待你来参加我的婚礼。贤治带着没落和意料之中的空虚撕碎了这张便条。独自一人回到了老家。
日本电影《火口的两人》:活着就要遵从内心
就在这个时候,贤治却受到了直子婚礼延期的消息,因为北野接到了紧急任务。于是贤治再次找到直子,直子拿给他多年前多年前放在她那里的一张富士山口的画。并称,从北野那里得知富士山将要喷发的消息。

得知这个消息也出发了直子的内心,面对生命的未知使他清醒的认识到,即使喷发不会造成死亡,但是火山灰也是难免造成伤害的,那我们活着就是要遵从内心,于是直子想北野提出分手。他质问贤治,你难道什么也不做吗?这样也无法让你下定决心吗?我们不要在只是思考,而是要活出自己的人生不是吗?如果这样的末日不可避免的要来到,那么我思考未来也是无济于事呀,那我还不如随心所欲的活在当下,只要还能够和你生活在一起就好,这就是我们身体的声音。
日本电影《火口的两人》:活着就要遵从内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